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78章 小男孩

  “我的鬼屋在九江很有名,你们上网随便一搜都能知道,待遇同行业最高。等回去以后,我会慢慢培训你们,也希望你们能真正喜欢上这个职业。”

  继厉鬼员工之后,陈歌又收获了三名活人员工,而且这三人和小顾、徐婉不同,他们清楚荔湾镇发生的一切,思想观念和正常人不同,陈歌可以放心让他们进入地下场景来帮忙。

  “这个世界没有我们平时看到的那么简单,我之前不想让你们帮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鬼屋里收留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厉鬼,所以……”

  “我们明白!”几人都懂陈歌的意思,见识过荔湾镇的种种怪异之后,他们完全可以明白陈歌的苦衷。

  “那就好。”陈歌决定安排剪刀他们进入地下场景,负责处理紧急情况。

  随着恐怖屋不断扩建,地下场景越来越大,同时接待的游客越来越多,陈歌一个人肯定负责不过来。

  “天亮以后,你们先好好休息一天,给家人报个平安。”陈歌说完看向剪刀和医生:“你们一个是来寻找哥哥,一个是来见自己妻子,等会我带着你们在荔湾镇里好好转一圈,希望能找到他们。”

  听到陈歌要帮助自己寻找失散的家人,剪刀重重的点了下头,医生也在这一刻神色放缓,似乎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谢谢。”

  “应该的。”剪刀和医生家里只剩下自己,不用担心什么,但是醉汉不同,他搭乘104路灵车进入荔湾镇完全是个意外,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个普通人。

  “我家在新海市区,等身上诅咒控制住了,我想回去一趟。”醉汉挠了挠头:“你们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家还是很有钱的,只不过我妈去世后,我跟我爸关系一直不是很好,所以这几年自己跑到九江讨生活。经过这一晚上,很多东西我已经想开,自己年龄也不小了,所以想找机会跟他聊聊。”

  “富二代?”剪刀和陈歌是真没看出来醉汉还有这样的过去。

  “你们不觉得当着别人面,叫人家富二代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醉汉捂着额头,他已经预感到自己的未来会非常精彩:“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张敬酒,酒量很差,但客户们都喜欢叫我酒鬼,以前卖过房,做过白酒代理。”

  “我的名字是孤儿院起的,我并不喜欢,你们还是叫我剪刀好了。”

  剪刀和醉汉都做了简单的介绍,到医生时,他却摇了摇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陈歌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他们跟随小布回到荔湾镇和范聪汇合。

  “陈老板!”范聪看见陈歌非常开心,但在开心之余,他又有一丝担忧,他不知道自己哥哥范大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你哥肯定没事,吉人自有天相。”安慰过范聪,陈歌带领三个活人员工在荔湾镇里走动。

  打着为剪刀和医生寻找家人的旗号,陈歌将整座小镇搜刮了一遍,但并没有发现怪谈协会遗留的东西,原本呆在建筑里的厉鬼,也在影子出事后,悄悄离开了。

  找了许久,剪刀和医生还是没有见到想见的人,他们情绪略有些低落。

  “影子已经被干掉,以后这地方我们可以常来,迟早会遇见他们的。”陈歌不知道这么说好不好,但他觉得有时候人活着其实就是为了一个希望,所以这个念想还是要有的。

  “准备离开吧,我们已经在门后呆了很久,该出去看看了。”

  荔湾镇任务带给了陈歌非常多的收获,除了场景解锁和员工实力增强外,他还知道了一个关于四星场景冥胎的信息。

  那个最后从影子胸口长出来的鬼婴,很可能就是冥胎出生时候的样子,而陈歌已经将那个孩子的脸牢记在心里。

  几人回到范聪居住的小区,陈歌让小布做好开门前的准备,自己则将昏迷的李政放在旁边房间,然后开始和剪刀他们对口供,在应对警方盘问这方面,陈歌可以说是大师级的。

  ……

  荔湾镇东边的一座破旧建筑里,一家三口被逼到了角落里。

  男人四十多岁,他神色慌张和一个表情麻木的女人挤在一起,旁边还站着一个小男孩。

  “影子已经死了,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你要是对他们三个有意思,杀了就好,难道你还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北野拿着刀蹲在地上,他身侧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

  “我再重复一遍,我跟你不一样。”贾明抓住小男孩的脸仔细端详:“没错,就是他。”

  “你在说什么?”北野也走了过来,把那孩子吓的不轻。

  “影子附在我身上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我也因此知道许多关于影子的秘密,他曾经试着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种进母体当中,以此来尝试活人最多能够承受多少诅咒和怨恨。我印象当中,他好像只成功了两次,一次造就了冥胎,还有一次就造出了这么一个小怪物。”贾明看着男孩和那个麻木的女人,眼神非常可怕。

  “那眼前这个孩子就是冥胎的一部分?”北野不知道贾明想要做什么,他答应跟贾明合作,也是看在贾明知晓很多秘密的份上。

  “影子在尝试成功后,就收回了怨念和诅咒,不过就算如此,这孩子体内肯定还有残留。他拥有和冥胎同源的诅咒,应该能感应到冥胎的位置,仅凭这一点,我们就有理由把他带走。”

  “你确定?可这孩子看起来,未免也太普通了一点吧?”

  “这份普通就是最好的伪装,如果不是看见了他妈妈,我还真认不出来。”贾明抱起男孩,冲那对夫妇说道:“看在这孩子的份上,我不杀你们,但我希望你们乖乖听话,配合我来刺激这个孩子,让他学会操控心底的怨念和诅咒。”

  “没问题。”男人一口答应,他低垂着头,眼里的恶毒一闪而过。

  “走吧,我还知道东郊另外一扇门的存在,我们可以从那里离开。”贾明说完后,领着其他人钻入血雾当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