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89章 你个瘪三算计我!(4000)

  荔湾私立医院主色调为白色,是小镇里最显眼,同时也是最特殊的一栋建筑。

  拉开生锈的铁门,漆黑的走廊上扔着发黄的病例单,随便捡起一张,上面都写着诸如绝症、死亡、恶性传染之类的字眼。

  玻璃窗户被风吹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间间病室的门全都打开着,似乎死去的病人已经回到了这里,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来。

  门框上残留着指痕,墙壁上爬满了不知名的植物,天花板大块脱落,露出后面仿佛人脸一样的奇怪花纹。

  这个医院是小镇当中最恐怖的场景之一,它正用自己独特的姿态来欢迎所有体验者。

  地板开裂,走在上面会发出声音,在这一片死寂当中,一点点声音都会让人觉得非常恐怖。

  “那个叫做李旭的家伙去哪了?他们只比我们早十几秒进来,怎么一眨眼就看不到人了?”王琰眼神凝重,他站在候诊大厅当中看着左右两条通道,想要通过地板上的碎屑来判断那两人的去向。

  可让他意外的是,两条通道里都有被人走过的痕迹,光脚印就有七八个。

  “除了我们,还有人在这栋建筑里。”王琰盯着地上的脚印,有些犹豫。

  他心里很清楚,这座鬼屋的演员都精通吓人技巧,随随便便遇到一个,就能把人给逼疯,而现在这建筑里可能有数个演员存在。

  “我们往哪边走?”王琰的女朋友开口询问,她打扮时尚清凉,此时身体在不自觉的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单纯觉得有点冷。

  “我记得李旭和男主播穿的都是运动鞋,从地上的鞋印来看,他们应该是往左边走了,不过……”王琰低头沉思。

  “不过什么?有话好好说完不行吗?”张凰有些不耐烦,当人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环境中时,就会本能的开始烦躁不安。

  “你自己不会过来看?”王琰拿出手机照向地面,在左边那条通道里有两对并排的鞋印。

  “前面那对鞋印带着运动鞋的底纹,后面那对鞋印却没有纹路,可以肯定跟在前面那个游客身后的,不是另外一个游客,而是其他东西。”王琰不是故意要吓唬谁,他只是在说实话:“这两对鞋印相差不过三十厘米,你们现在还看不出问题吗?”

  王琰见张凰还不明白,干脆亲自示范,他走到自己女朋友身后,站在距离自己女朋友三十厘米远的地方:“游客在前面走着,他后面就这样跟了一个陌生的东西,两人一直走完了整条走廊。而且你们看地上的鞋印很规整,也就是说,直到最后,走在前面那人,都没有发现自己身后三十厘米处还跟着一个‘人’。”

  “这鬼屋的员工还真狠啊。”张凰是第一次参观鬼屋,他光是听王琰的描述,就已经开始心虚了。

  “李旭和男主播应该是往左边走了,左边的鬼屋演员现在被李旭他们吸引,所以那条路应该是安全的。”王琰独自朝左边走去。

  王琰离开后,医院大厅变得更加恐怖了,地上的病例单被阴风吹动,和地面剐蹭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对第一次进入鬼屋参观其他游客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等等我。”王琰的女朋友和张凰也进入左边走廊。

  明明没有人触碰,两边的病房门却会自己发出声响,那一个个黑洞洞的房间里可能隐藏着什么怪物。

  小心翼翼,王琰三人走的很慢,他们几乎快要挤在一起。

  “这好像只是很普通的病室,只不过有些破旧,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住人一样。”病室内的布置非常真实,几乎都快要让人忽略了这是鬼屋布景。

  “你们小心点,他们这里的鬼屋演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能够悄无声息的跟在游客身后,吓人手段五花八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中招。”

  危险可能来自各个方面,王琰他们除了要小心那些房门半开的病室,还要小心开裂墙壁和地板,甚至头顶也不能放过。

  神经绷紧,这时候如果有人大叫一声,估计都能把几人吓的够呛。

  短短十几米远的走廊,他们硬是走了一分多钟,等来到楼梯拐角后,几人才发现自己后背都已经湿透。

  “什么啊?这就完了?我还以为会有扮鬼的演员从房间里冲出来。”张凰松了口气:“其实也没有多恐怖,反倒是你最开始的那段分析让我觉得挺瘆人的,你是不是故意想把恐怖的气氛搞起来,然后好吓唬我们?”

  这个体育特招生胆子确实要比普通人大,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是,他不想让自己表现的比王琰差劲。

  其实他打心里就看不起王琰,一个只知道闷着头跟尸体打交道的法医学院学生,没情趣,长得普通,个子不高,家境也不好,简直就是个完全看不到优点的人。

  想到这,张凰心中的恐惧散去了一些,他又瞟了王琰的女朋友一眼。

  王琰的女朋友是他高中同学,但是他高中的时候却没发现这个女孩学会打扮之后,竟然会变得这么好看。

  在网上看到她头像后,张凰甚至都不敢相信那是她本人。

  听到张凰的话,王琰有些生气,自己好心分析,但收获的却是质疑,这样的人不配得到帮助。

  压下心中的不愉快,王琰虽说以前也是个暴脾气,但是自从参观了陈歌的鬼屋后,他身上的棱角就被磨掉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见识过了真正的魔鬼,再看谁都长得慈眉善目了,也可能是因为当初在地下尸库,自己一次次昏迷又被救醒,恍惚间听到了九江法医学院已故老教授的劝诫。

  反正现在的王琰已经和以前不同了,他成长了许多。

  面对张凰的一再挑衅,王琰并没有和对方争吵,他明白争吵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张凰在鬼屋获得“快乐”,只要能达成目的,其他都无所谓。

  “你怎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