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740章 我一定让他走着进来,爬着出去

  “放心,老板,我保证完成任务!”曲长林拍着胸口保证,他也不在乎自己老板有没有看到他此时的动作,先一口答应下来。

  “我就喜欢你这性格,长林,你是我们鬼屋最优秀的员工之一,所以我才会把卫生间这样重要的场景交给你,希望你这次不要让我失望。”

  “他只要敢进这个场景,我保证他是走着进来,爬着出去。”

  “那人心思缜密,非常危险,等会我会中断和你的通话,防止你暴露自己的位置,不过我会在监控里一直关注你的。”

  “老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曲长林保证完以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问道:“老板,距离我最近的场景是笔仙,小蝶那边会不会……”

  “小蝶没事,你别操心其他的人,给我打起精神!他快过来了,我在监控室等你的好消息。”

  中年男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同一时间,厕所的房门发出嘎吱一声响。

  ……

  “为什么其他鬼屋的厕所场景都不分男女?太不专业了。”

  陈歌推开了噩梦学院卫生间的房门,一股刺鼻的异味从中传出:“好浓的消毒水味,这个卫生间里发生过什么事情,需要用这么多消毒水来消毒?”

  从背包里取出日记,陈歌尝试着从日记中寻找答案,但让他失望的是,关于厕所的第三篇日记里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只是提到了有个东西躲藏在厕所的第四个隔间里。

  “按照日记所说,鬼屋演员应该就藏在第四个隔间里,游客经过的时候,演员会从隔间里突然冲出来,不过噩梦学院会用这么低级的吓人手段吗?”

  陈歌在看完日记的第一时间其实就想好了,如果对方躲藏在第四个隔间里,那他就站在第三个隔间里先观察一下第四个隔间的情况再说。

  但是在真正进入走廊尽头的厕所后,陈歌改变了主意,这里的消毒水味实在是太浓了。

  对方这么布置,肯定是为了隐藏某些东西,想要借助消毒水的气味来掩盖其他东西的气味。

  “什么东西会又恐怖,气味又重?”陈歌一边思索着,一边进入厕所内部。

  地面上裂开了条条缝隙,墙壁上歪歪斜斜写着各种各样可怕的字眼,屋顶偶尔会有壁虎爬过,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没有窗户,角落摆放着一盏散发出红光的老式台灯,灯下面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正常的厕所里肯定不会摆放这些东西,陈歌从第一个隔间前面走过,来到老式台灯旁边。

  他伸手打开黑色小盒子,里面写着一句话我们的恶作剧,你喜欢吗?

  纸条下面还有一张合照,一群孩子都紧张的看着镜头,只有最边角的一个孩子没心没肺的咧嘴偷笑。

  在这张照片后面,陈歌又看到了一句话这只是个玩笑,不要生气。

  “恶作剧吗?”日记上给出线索很少,陈歌还没弄清楚这个分场景的主题是什么,他将那个来路不明的小盒子塞进自己背包,觉得以后可能还会用得上。

  陈歌的这种行为,被一道目光窥伺,躲在暗处的人并不理解陈歌的这种行为。

  散发着刺鼻气味,仿佛凶杀现场一样的厕所里,这种地方的东西也敢随便塞进自己背包?

  陈歌单手提着包,又检查了一遍台灯,连续开关了几下,确定没有问题后才离开。

  “厕所由洗漱台和六个隔间组成,并没有看到什么多余的道具,现在这个台灯没有问题,那对方应该就隐藏在隔间里。”类似的遭遇陈歌曾经在暮阳中学体验过,他没有感到害怕,心里甚至产生了一种故地重游的奇特感觉。

  打开第一扇隔间的门,里面是浓浓的消毒水味,陈歌捂住口鼻,耐心观看。

  他发现单间的隔板上写着一些抱怨的话,比如今天衣服又被弄湿了,我讨厌小林;小林在我准备坐下的时候,把椅子往后推了一点,让我在坐在了地上;小林将一只青蛙放进了我抽屉里!我要吐了!

  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有事件的主角都叫做小林。

  这个孩子似乎是班级上最喜欢做恶作剧的人,他整了很多人。

  “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内容。”陈歌大概扫了一眼,单间隔板上的留言和第三病栋的那些留言比起来,简直不要太清新。

  打开第二个隔间的门,依旧有很多条留言,不过和第一个隔间不同的是,这些孩子们更加愤怒了,少部分留言开始变得过激。

  紧接着陈歌打开了第三个隔间的门,有些留言开始计划要好好整一整小林。

  所有被小林整过的孩子准备联合起来,一起给小林准备一个恶作剧。

  他们编造出了一个午夜厕所第四个隔间会出现奇怪阴影的故事,在不经意间透露给了小林,然后所有人一起想尽各种办法去布置厕所,想要整小林一次。

  通过隔板上零零碎碎的留言,陈歌大致弄清楚了整件事。

  光看留言其实并不恐怖,但如果结合第三篇日记来看,那就有些吓人了。

  “小林最后离开了隔间吗?”

  陈歌停在第四个隔间前面,日记本上专门强调了第四个隔间,那最恐怖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面。

  或许他一打开门,同学们的恶作剧就会出现。

  也有可能在门开的瞬间,小林就会回来。

  没有多想,陈歌打开了第四个隔间的门,出乎他的预料,隔间里只是摆放着一面镜子。

  “这些孩子倒是挺有创意。”陈歌看着贴在马桶后面的镜子,看着看着发现不对,那镜子里竟然没有显示出自己的身影。

  “有意思,是事先在镜子上贴了一张照片吗?”

  陈歌把手伸向镜子,在他指尖快要触碰到镜面的时候,突然听到头顶有轻微的声响传出,接着他感觉脖颈有些痒。

  低头看着镜子,镜面上什么都没有,但是陈歌却感觉后颈上越来越痒,就好像有只虫子落在了上面一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