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749章 原来传说是真的

  矮小身影撕心裂肺的叫喊,终于让自己老板从喜悦中惊醒。

  “红衣厉鬼?”

  作为一个鬼屋老板,他知道很多关于红衣厉鬼的传说,只有怨念最深重,死前受过很多折磨的人才有机会变成红衣。

  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很多电影和怪谈里都是这么说的。

  “我的鬼屋里出现了一个红衣厉鬼?而且他还不是我请的鬼屋演员?”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但想要彻底理解清楚却非常的困难,有些东西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小赵,你不要慌,我马上叫人过去!我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的地盘上,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是虎给卧着,是龙也要给我盘……”

  电话直接被矮小身影挂断,他现在没空听自己老板说这些废话。

  狭窄阴森的通道里,矮小身影全力狂奔,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工作的鬼屋是如此吓人。

  原本熟悉的环境,现在变得陌生,沿路的道具和机关上好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血纱,所有音频播放装置也好像全都出现了故障,沙沙的电流声不断响起,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痛苦的哀嚎和低语。

  后台似乎正在播放一盘从凶杀现场偷录下来的录音,那种绝望和痛苦情绪正在整座鬼屋当中蔓延,折磨着所有人的双耳,刺激着心脏,让他们的精神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感觉整栋建筑好像活了过来!为什么我感觉这栋大楼要吃人了一样!”

  矮小声音拼命叫喊,他现在无助极了。

  “你问我,我问谁?我千里迢迢从含江坐高铁跑你们鬼屋玩,想着参观个鬼屋放松一下,结果你给我整了个真鬼出来!”陈歌发现矮小身影跑的实在太慢,这么下去,就算许音有意放水,也会被追上,他干脆将那人给提了起来。

  “别乱动!你们鬼屋出口在哪!”

  “电梯!电梯是唯一的出入口!有几个楼层只有刷员工证才能去,那就是出口!”

  矮小声音被陈歌抓着衣服,好像一个人形皮包一样,身体悬在半空,哇哇大叫。

  “知道了!”陈歌记下了这个信息,果断冲到了一楼中间的电梯,他拼命按动电梯按钮,但电梯就是停在负一层不上来了!

  “什么情况!这电梯出故障了?”

  “不可能啊!老板就担心鬼屋会出现意外,电梯每天都会进行检查和维护!”

  “那你告诉我它为什么不上来!”陈歌语气急躁,好像已经快要崩溃:“负一楼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员工?是不是他们在占用电梯?”

  “没啊,负一层只有我一个员工,那个场景平时都不启用的,今天主要是因为要接待……”矮小身影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眼神中的恐惧更加浓烈了:“等一下,电梯一直不上来,说明有人一直在负一楼按动电梯,难道这地下室里的鬼不止一个?”

  矮个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他现在不用化妆,脸都是白的。

  “如果有鬼控制了电梯,那这唯一的生路也不安全了,毕竟对方既然能够控制电梯,肯定也有可能会在电梯里出现!”

  电梯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矮个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在电梯里撞鬼的情景。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跑吧!去找其他人!人多应该就不怕了!”矮个是真的慌了,他亲眼目睹了许音出现的全过程,那极具冲击的画面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估计以后做梦只要梦到就会直接吓醒。

  没有更好的办法,身后的红衣渐渐逼近,陈歌只好提着背包和矮个冲到最近的场景当中。

  一脚踹开房门,耳边传来弹奏钢琴的声音,这声音十分的悲伤,似乎在弹奏者身上发生过非常不好的事情。

  “要不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被陈歌提着,矮小演员终于能够的静下心思考。

  “你确定?很多恐怖片里,配角们惨死就是因为自己犯傻找了个死角去躲藏。”在被鬼怪追赶这方面,陈歌拥有极为丰富的应对经验。

  两人交谈的时候,血滴滑落的声音已经出现在耳边,那滴答滴答的声音好像是催命的音符。

  现在想要出去也晚了,陈歌在矮个的示意下躲到了钢琴斜后方。

  血腥味慢慢变浓,陈歌和矮个演员通过钢琴下方的空隙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鞋子。

  绝望的情绪在蔓延,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进来,钢琴弹奏的声音逐渐变得激烈起来。

  那孤独伤感的旋律飘入许音耳中,他眸子深处的忧郁变得明显,扭头朝房门看了一眼。

  门板上写着四个字音乐教室。

  昏暗的教室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乐器,其中最显眼的是屋子正中心的钢琴,在钢琴座椅上方还悬挂着一条绳索,似乎有人曾踩在钢琴边缘上吊一样。

  随着钢琴曲旋律发生变化,那根悬在钢琴上方的绳索也开始自己摇晃起来,仿佛是亡者回魂。

  血流涌动,许音停在了钢琴前面,他伸手拨开来回晃动的绳索,坐在钢琴前面的椅子上。

  沉默片刻后,他双手落在了琴键上,似乎是回想起了那段深埋在心里的记忆。

  沾染着血迹的手指在黑白色的琴键上移动,一段截然不同的旋律在教室里响起。

  像溪流,像月光,像是一个怎么都抓不住的梦。

  躲在钢琴后方的陈歌看着许音,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许音,这位特殊的红衣,心里还藏着很多事情。

  “等以后有机会,我专门给许音买台钢琴好了,感觉他能通过这种方式将心底的话‘述说’出来。”

  矮小演员狭吓得半死的时候,陈歌抽空拿出手机搜了下普通钢琴的价格,翻了几页他就收回了手机:“从外面买的钢琴不一定好用,我看恶梦学院这钢琴就挺好的。”

  “嘘,别说话。”矮小演员死死抓着陈歌,他把陈歌当做了同伴,只是他估计永远都猜不到自己的队友心里在想什么。

  钢琴弹到一半,黑白色的琴键下突然渗出鲜血,仔细看会发现,这些异常鲜艳的“血”没有真正的血液粘稠。

  很快琴键开始不受控制,自己弹奏出诡异的旋律,坐在钢琴旁边的许音也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听到钢琴内部传出了凄厉的哭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