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778章 三楼

  油画纸相比较油画布价格低廉,更容易处理,适合新手日常训练。

  但是油画这个画种比较特殊,美术生通常要有一定的美术基础后才可能开始创作油画,而这时候他们大多已经对油画纸这种初级画材不感兴趣了,所以当陈歌看到画架上的油画纸时,他心里有些疑惑,创作出这幅作品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陈歌大学学的是玩具设计和制造,选修过一些和美术、欣赏有关的课程,他能从对方简单的构图中看出一些门道,画这幅画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新手。

  “他好像是在不断尝试,想要表达某种东西。”陈歌手指滑过纸面,纸面上半部分粗糙,下半部分光滑,触感完全不同:“他为什么非要画油画?难道是因为油画才能更好的表达出他的意思?”

  两个颠倒的病房,两位长相完全一样的病人,从画面构图上看不出任何问题,只有用手触摸的时候才会发现画纸上下两部分材料似乎不太一样。

  “这是油画,难道我需要把颜料涂抹在上面才能看出不同?”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陈歌掀开货架上的白布,准备选取颜料。

  货架很大,这里的颜料和商店里卖的不同,全部装在一个个玻璃杯子当中,没有任何商标和说明

  “为什么……只有红色?”

  看着那一排排玻璃杯,陈歌愣在原地,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红,可这里除了红,就再也没有其他的颜色了。

  伸手拧开杯盖,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出,陈歌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油画颜料能散发出来的气味。

  “就用它吧。”

  陈歌拿起画架上的画笔,将杯子里红色液体涂抹在油画纸上。

  第一笔下去,陈歌就察觉出了问题。

  这张纸中间似乎有一条无形的分割线,杯子里的染料只在画纸上半部分留下了一道浅红色的印记,但是却在下半部分留下了一道深红色的、仿佛疤痕般狰狞的笔迹。

  连续几笔下去,画架上的画变了模样。

  上半部分仿佛只是一个开着浅红色灯光的病房,但下半部分却如同浸泡在血水当中一样。

  画中的病人,明明表情完全相同,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天壤之别。

  一个看着普普通通,表情略有些茫然,另一个满身血红,脸上凝结着憎恶和怨恨。

  “这幅画是在映射门后的世界?还是另有深意?”

  过了几秒钟,陈歌又看到了更神奇的一幕。

  那张材质特殊的画纸,上半部分颜色在慢慢变淡,下半部分颜色却在不断加深,就仿佛这幅画的上半部分将所有血色都倾倒进了下半部分一样。

  “门内门外的世界不正是这样的吗?现实当中的绝望不断涌入门后的世界,一个净化了自己,另一个在不断变得更加绝望。”

  陈歌越看越觉得这副画和门有关,他试着想要将画拆下,可他只拆了一半,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那东西过来了?”

  汗毛瞬间立了起来,陈歌果断放弃带走这幅画,他从地上顺了张废稿,小跑着来到窗户旁边。

  陈歌在进入这栋建筑之前就在外面看过了,这建筑所有窗户都没有安装防盗网。

  拉开厚厚的灰黑色窗帘,陈歌推开窗户,刚准备往外爬,忽然看见楼底下站着一个人。

  对方低着头,穿着皮鞋,高高瘦瘦的,状态很不正常。

  “白老师?”

  原本守在男生公寓里的白老师不知为何出现在实验楼周围,他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陈歌快要翻出去的身体又退了回来,他心有余悸的拉上了窗帘:“差点被发现!”

  顺着窗帘缝隙朝外面看,白老师就在实验楼周围转悠,他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入实验楼。

  “从这跳下去,正好落他脸上了,这可怎么办?”

  “砰!砰!砰!”

  敲打房门的声音变得急促,陈歌现在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大脑飞速运转,可是门外的东西并不打算给他太多时间。

  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就好像刀子刺进了陈歌胸口一样,他没时间犹豫,下一刻房门就会被打开。

  “不管了,先离开再说。”

  背上包,陈歌踩在窗户边沿。

  不能往下跳,那就往两边爬。

  他看准时机,移动到了旁边那个房间的窗台上。

  “挂在外面,迟早会被白老师看见,这位置太显眼了。”

  双手死死抓着空调外装机,陈歌还没缓口气,颜料储藏室的门就被打开。

  屋内那人似乎是看到窗户没关,正朝着窗口走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此时只要对方伸出头朝窗外看一眼,陈歌就会被发现。

  “去三楼!”

  咬紧了牙,陈歌双手扒着三楼的窗台,在没有任何护具的情况下,爬到了三楼的窗台上。

  也就在他爬上三楼窗台的时候,二楼颜料储藏室窗口伸出了一条惨白色的手臂。

  陈歌踩着三楼巴掌宽的窗台,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保持这个姿势对体力消耗非常大,一旦没有抓稳,就会掉下去。

  陈歌试着推动三楼的窗户,发现没有上锁后,果断跳入其中。

  来不及查看屋内有什么,他先躲在窗户旁边,暗中注视着白老师。

  “他怎么还不走?”

  三楼是最危险的一层,电梯最开始就是在三楼停的,刚才他乘坐电梯时,电梯里那些东西最后也是去了三楼。

  呆在墙角,陈歌一动不动,他决定就在这个房间里等到白老师离开,再做下一步打算。

  夜风吹入屋内,大红色的窗帘飘过脖颈,陈歌正准备将窗户关严,忽然想起二楼的窗帘好像是灰黑色的。

  身体停顿了一秒,陈歌往后退了几步,远离窗口之后,立刻开门冲了出去。

  漆黑的长廊,没有一丝光亮,三楼所有实验室的门都是开着的,有的还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轻轻关上身后的门,陈歌直接进入走廊另一边的房间。

  他想着从这房间的窗口出去,正好是建筑的另一面,可以完美避开白老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