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22章 不断寻找绝望的孩子

  陈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一扇无主的门,不断寻找绝望的孩子,耗费数年时间,最终将自己变成了四星场景?

  这听起来太过不可思议,陈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实验楼油画室里摆着十三个画架,画画的一共有十三个人,他们清楚学校的秘密,血色颠倒,他们很可能就是门给自己寻找的十三个候选人。”

  单独一个人的力量很难支撑起四星场景,除非对方超越了红衣,但如果是多个红衣联手,那结果谁也说不清楚,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红衣在一起。

  “十三,这个数字真不吉利。”陈歌扫了周图一眼,他一直在寻找美术社,还曾梦到过油画室内的场景,这个人应该就是那十三位画师之一。

  “门应该是有选择标准的,张炬显然不符合标准,但是周图却做到了。”陈歌一开始对油画室还没有太大的期待,但是分析完后,他改变了想法:“周图的记忆是个关键。”

  几名社团成员当中,周图是最特殊的一个,陈歌现在要做好两手准备。

  周图苏醒记忆告诉自己一切,或者周图苏醒记忆后成为自己的敌人。

  “这可是条大鱼,我之前对他的态度是不是太随便了?”陈歌眼眸盯着周图,看的对方打了个冷颤。

  “白老师,我去那边看看。”周图随便找了个理由,跑到了档案室最深处。

  “跑什么?该害怕的人是我才对。”陈歌继续在屋内搜索起来,档案室带给他的惊喜还远远没有结束。

  很快陈歌又在档案室内找到了几份关于火灾的报道,火焰在这所学校里似乎有特殊的含义,既象征了毁灭,又预示着重生。

  “暮阳中学发生过火灾,楼梯上有被焚烧的痕迹,学校前身更是一个火葬场,现在我又发现西城私立学院发生过火灾,这些究竟是巧合,还是有更深层的原因?”

  除了关于火灾的报道,陈歌还在铁柜最底部找到了几份保存比较完好的学籍档案,其中有两份档案非常特别。

  其中一份档案里写有林思思的名字,上面有老师和同学对他的评价。

  同学们不愿意和他做朋友,老师也懒得管他,这孩子没有母亲,父亲是一个杀人犯,他从小被人领养,但因为某些原因,他多次从寄养家庭逃离,非常让人头疼。

  在他看来,整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帮助他的人,是福利院的某个实习生。

  那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自己生活还没有着落的情况下,资助林思思读完了小学,还来参加过林思思的家长会。

  根据老师的评语,也只有那个实习生在的时候,林思思的“多动症”能好转一些。

  档案里没有林思思的照片和具体信息,不过却保留了一个手写的签名顾佑家。

  整份档案破烂发霉,满是虫洞,唯有监护人签名那里干干净净。

  “顾佑家,含江福利院,如果我能活着离开倒可以去看看。”陈歌像是自语,又像是故意在说给谁听。

  他接着又看向另外一份挑选出来的档案,这份档案标注的日期比其他档案都要早,上面没有写人名,也没有任何记录,只是写着一句话。

  “忍一忍,再忍一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不可能欺负我一辈子,总有一天,我也会长大。”

  档案上的字歪歪斜斜,不像是老师所写,更像是一个孩子在手受伤的时候自己写的。

  “无底线的忍让只会让施暴者变本加厉,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如此,靠施暴带来快感的人,是不会去同情和反思的。”

  陈歌用林思思的手机拍了照,然后将档案放回原位。

  “时间最早的那份档案应该是真正的推门人所留,他在推开门后,很可能性情大变,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如果张雅吃掉的推门人就是他,那在他死后,他推开的门很可能仍在按照他的意志去做某些事情,我要想提高在门后存活的概率,最好是顺着他的心思来。”

  校园暴力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在陈歌身上发生过,他最接近校园暴力的一次应该是在上小学的时候。

  老师让孩子们把自己平时不玩的玩具带到学校,准备捐给福利院。

  大家都捐好了,只有陈歌一个人捂着书包不说话。

  班里几个最调皮的孩子开始抢夺小陈歌的书包,推搡过程中弄坏了书包拉锁,结果一条血淋淋的大肠和一背包的断指全都撒了出来。

  惟妙惟肖的断指好像粉笔一样在教室里乱滚,那条血淋淋的塑胶大肠还在课桌上弹动了几下,把班级里的学生和正在往这边走的老师全都给吓傻了。

  后来副校长过来的时候,还特意问了班主任一句这孩子是什么家庭背景?

  当天傍晚陈歌的爸妈就被叫到了学校,接着又被警察带走询问了半天。

  要说起来,陈歌应该是唯一一个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结果爸妈因此被警察盘问的学生。

  不过事情也有好的一面,至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同龄人敢欺负陈歌了。

  “绝对不能向校园暴力低头。”陈歌这句话还有其他的意思,在这所学校里,有些受害者已经成了新的暴力源头。

  通灵鬼校在不断扩大,那扇没有被血色染红的门会接近所有绝望的孩子,将他们变成门的一部分,把他们的噩梦在门后重现,用他们的灵魂做砖,垒砌一个埋葬现实的大坟。

  在档案室里翻找了很久,直到鼻尖飘来一股熟悉的臭味,陈歌果断带领其他社团成员们离开了办公楼。

  “老师,咱们运气不错,那些散发臭味的怪物直到最后才来找我们。”朱龙小声说道。

  “不是运气好,是有人帮我们引开了那些怪物。”陈歌不确定是不是常孤在帮自己,但他知道这所学校里一定正在发生某些事情,而那些事情很可能和常孤兄妹有关。

  “走吧,接下来我们去实验楼。”陈歌看向周图:“你应该已经做好决定了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