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26章 拆卸师

  不仅仅是周图,画室中央的前十三个画架都开始出现异常。

  血色在画布上蔓延,原本上下颠倒的画面逐渐发生变化,正常的那一半画面被血色淹没,画布里不断传出惨叫和哀嚎。

  “白老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油画室内的画作全部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和现实中完全一样,下半部分却是一片血红。

  当血色开始蔓延以后,画作下半部分里的血色小人,全部顺着鲜血爬到了画作另一边。

  他们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借助画作中的工具,将那个看起来正常的自己给杀死。

  颠倒的世界被破坏,更诡异的是,越来越多的血丝从油画里被杀死的人物身上冒出,它们全部涌向了第十四个画架。

  画布上的图案变得清晰,那一袭红裙似乎是某种禁忌,必须要用所有人的血才能让她出现。

  “嘭!”

  脸色苍白的周图被血丝扔在地上,他的身体高度变形,就像是一块被人用力捏过的海绵。

  原本笼罩他的血雾变得更加浓郁,慢慢飘入第十四个画架。

  女人的长裙被鲜血勾勒,栩栩如生,好像沉浮的血海。

  一张张惨叫的脸刻印在裙摆之上,她脚下踩着痛苦尖叫的灵魂,像一朵在绝望最深处绽放的花。

  和周围的一切比起来,她都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站在充斥着诅咒和负面情绪的囚笼里,那一袭血裙就是世界上最鲜艳的红。

  “这幅画……”

  随着血丝汇聚,第十四幅油画越来越清楚。

  倾倒的书桌,破碎一地的镜面,她赤足站在废校中心。

  血红的裙子紧贴在身上,她扬起雪白的脖颈,像一只血红色的天鹅。

  画作中只画出了女人的背影,倾尽前十三幅画作中的一切,只是勾勒出了她的背影。

  呆呆的站在油画前面,陈歌不由自主朝第十四幅画走去,他心里非常肯定,那幅画中的女人就是张雅!

  “所有人都到齐了,我救过的人,救过我的人,我杀死的人,杀死我的人,全都来到了这里。”

  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说第一句的时候他的声音仍旧是男声,但是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就趋于中性。

  这个声音好像是由无数声音参杂在一起形成的,只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那个男性的声音占据主导地位。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她的样子?”陈歌站在第十四幅油画旁边:“她在哪?”

  张雅在自己的影子里沉睡,陈歌很担心对方趁此机会对张雅下手,毕竟这个学校里可能拥有红衣之上的存在。

  没有任何回应,那个声音在血液的滴答声中慢慢消失。

  油画室内的所有画作都被涂满了鲜血,理智和艺术被暴力摧毁,只留下一片又一片的血污。

  “为什么第十四幅画是张雅?这是它们早就计划好的?”在四星场景里,陈歌显得非常渺小,就算拥有了很多社团成员在身边,他依旧非常的不安,只不过他将这不安掩饰住了。

  事情没有出现结果之前,陈歌从来不会暴露自己真正的想法,但这次不同,他在看到对方画出张雅之后,心一下提了起来。

  “通灵鬼校和张雅有关!这次张雅不是底牌,而是棋盘上的棋子之一。”

  十四幅画代表着十四个人,其中有一幅画上写有林思思的署名,还有一幅画上画着周图死亡的模样,画作的主人有的陈歌已经见过,还有的可能在这所学校里和他擦肩而过。

  它们既是竞争对手,也是合作伙伴,为了达到最终的目的,所有人都会不择手段。

  “通灵鬼校的规则是代替和逃避,最后背负起整扇门仇恨的人,应该就会从这十四个‘画家’中选出。”

  陈歌不知道自己要面临的究竟是什么,鬼校里所有人都在寻找替死鬼,所以他怀疑学校的主人也有这个打算,毕竟这扇门的推门人已经被张雅吞掉,从根本上来讲,所谓的学院主人也只是个替代者。

  “四星场景非常庞大,并且还在不断扩张,背负起这样一扇门,恐怕需要承受难以想象的负面情绪。”

  油画室位于实验楼走廊最深处,这里的异变正在逐渐朝整层楼蔓延,鲜红的油画颜料渗透进墙壁,血丝在墙壁中穿行,仿佛某种生命极强,靠吸食尸体养分快速生长的植物一样。

  画中的人像在流血,它们用力拍打着画布,表情狰狞恐怖,但是却没办法从画作中跑出。

  “走……快走!”枯瘦如柴的周图从昏迷中醒来,他抬起皮包骨头的手臂,抓向旁边的张炬:“开始了,画家开始了。”

  “画家?”张炬很确定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不知为何,在他听到这两个字后,身体本能的颤抖了起来。

  顶级半身红衣在发抖,仅仅只是因为听到了一个名字,这在陈歌看来简直无法想象。

  “先离开这里再说。”陈歌示意张炬和朱龙带上周图,他第一个冲到了油画室门口,拉开房门,一股恶臭和寒气涌入屋内,让陈歌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定睛细看,一个穿着红色工作服的男人侧身站在外面,他上半身倾斜,保持着趴在门板上偷听的姿势。

  “红衣……”

  陈歌第一次进入实验楼的时候就遇到过这个红衣,只不过上次他运气比较好,侥幸逃了出去。

  “你也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吗?这里不安全,如果你想要跟我们好好聊一聊,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陈歌尝试着和对方沟通,但他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飘来一股血腥味。

  “小心!”

  张炬和朱龙一左一右站在陈歌身边,两人脚下各自踩着一张鬼脸。

  低头看去,陈歌这时才发现,门外的红衣似乎喜欢收集活人的脸皮。

  在他周围的地面上,拥挤着一张张渗血的人脸。

  “叮咚叮咚……”

  金属碰撞的声音从红衣腰间传出,他血红色的工作衣被风吹开,露出了藏在下面的各种解剖工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