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36章 没有人生来坚强

  入学第一天被两次罚站,陈歌的名字很快就在校园里传开了。

  他提着包站在班级门口,路过的学生全部在看他,而他也在打量着那些学生。

  “常雯雨给我的任务难度还真不小,每个学生看着都有不正常的一面。”

  上课铃响起,柳老师没有回来,陈歌很自觉的回到了教室里。

  他把第二个被砸晕学生的椅子放到自己座位上,舒舒服服坐了下来。

  新的老师开始上课,陈歌也没有听讲,从包里拿出纸笔,开始思考怎么去寻找那些有资格成为推门人的孩子。

  他正想的入神,邻桌突然伸过来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只有很简短的两个字谢谢。

  看到陈歌陈歌有些意外,在他看来门后血红色的世界里只剩下绝望和负面情绪,这里的人应该不会说出谢谢两个字。

  “谢什么,你因为我被他们为难,我当然要站出来,这是我应该做的。”陈歌扭头冲同桌大饼说道,但是大饼却不敢回话,保持着自己的姿势,就好像是陈歌在自言自语,他和陈歌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

  “在害怕吗?”陈歌知道大饼心里的担忧。

  “对不起。”过了好久,大饼又递过来了一张纸条。

  陈歌这次聪明了,他拿出笔在纸条背面写了几句话。

  “没事,他们太过分了,我看不惯他们。”

  将纸条还回去,大饼看到后,又提笔写了起来:“我也是,可我不敢反抗,我没有朋友,没人帮我说话,老师只看重学习成绩,但我又很笨。”

  大饼的纸条上,字里行间透着无奈。

  “以后你有朋友了,我叫陈歌,你呢?”

  “李炳,因为我名字里有个炳字,脸又很大很圆,所以他们都叫我大饼。”

  “收到,我记住了。”

  “陈歌,刚才对不起,我应该站出来的。但我真的很害怕,你会不会也觉得我非常懦弱?”

  “没有人生来坚强,再说人的性格和认知都有极大的可塑性,这是一种对社会和生存环境的适应性,我知道你其实也很努力。”陈歌把纸条递给大饼,片刻后他又拿出一张新的纸片,在正面写了一句话:“能跟我聊聊你的过去吗?”

  陈歌怀疑李炳就是自己要找到的人之一,所以开始试探。

  “你是指那些方面?”

  “关于你,还有这个班级上的其他人,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欺负你的?”

  看着纸条上的内容,李炳犹豫了好久才动笔,他写了很长的一段话递给陈歌。

  “我的实际情况和他们说的不一样,我父母很爱我,所以他们说的那些话根本伤不到我,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群喜欢专门揭别人伤疤的魔鬼,他们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这种事只要忍忍就过去了。毕竟这里还有老师,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陈歌,我劝你以后也尽量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他们有自己的小团体,你刚才砸晕那个家伙好像还认识校外的混混。”

  纸条上的内容让陈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被欺负的人丧失了反抗的勇气,只想着逃避,或许在他们内心深处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长大,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忍一忍就过去了。

  他们并不知道有些经历会刻印在骨子里,成为脑海当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每当想起时,就算心里百般否认,可还是会感到一丝不舒服。

  陈歌看着纸条,他并没有反驳李炳,一个孩子在遇到这种情况时能怎么办?

  手无寸铁,孤立无援,当恶意袭来,他们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聚光灯下,无处可逃,只能捂着自己仅有的尊用,默默忍受。

  见陈歌沉默,李炳又递过来了第二张纸条:“忍一忍就好了,你如果反抗,最后可能就会变的和闫飞一样。”

  “闫飞是谁?”

  “原本坐在你这个位置上的学生。”

  “他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出了那事以后,闫飞就退学了。”

  “他离开了学校?”

  “不是,他人还在医务室,是他父母帮他办理的退学手续。”李炳紧接着又递给陈歌一张纸条:“他已经解脱了,你千万不要再去打扰他。”

  陈歌将李炳的纸条收好,视线在李炳和自己的座位之间移动。

  他刚进教室的时候,自己的座椅被人踩着,快要散架,桌子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刻痕,抽屉里黏糊糊的,似乎塞有很多垃圾。

  这些都是曾经发生在闫飞身上的事情,和闫飞比起来,李炳的情况要很多。

  那些混蛋欺负的人是闫飞,李炳只是他们在闫飞离开后找到的替代品。

  门后世界恶念被放大,人性中不好的一面被彻底展露出来,光看闫飞使用过的桌椅,就能大概明白在他身上发生过的那些事情。

  “他在医务室是不是因为被那些家伙给打伤了?”陈歌心里压着一股火,他也长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气愤,可能是因为不作为的学校,也可能是因为缺乏教育的霸凌者。

  “不是。”李炳摇了摇头,又撕下一页纸,写了几句话后偷偷递给陈歌:“他们一直欺负闫飞,处处针对他,扔他的作业本,弄坏他的桌椅,在他书包和衣服下摆乱画。”

  “他们为什么非要欺负闫飞?”陈歌感觉闫飞很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想要弄清楚闫飞的过去。

  “我也不知道,闫飞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就像你我一样,唯一的区别可能只是他自尊心比较强,不喜欢别人开玩笑,稍微有点不合群。也许那些家伙就是想把闫飞的自尊扔进地上,狠狠的踩,以此来满足自己的某些心理。”

  “闫飞以前学习还算不错,中等偏上,后来就因为种种事情,成绩越来越差。”

  “他父母着急,老师也对他越来越冷漠。”

  “终于有一天,在有人争抢他笔记本的时候,他跟那些人打了起来。”

  “闫飞忍了很久,可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很快被按倒。”

  “因为是在教室,老师很快过来将他们拉开。”

  “后来老师询问事情发生原因的时候,很多人都沉默了,少数开口的都是霸凌者的朋友,他们说自己只是在开玩笑,闫飞自尊心太强,开不起玩笑,先动手打人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