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43章 受害者的反击

  中年男人显然没有回答陈歌问题的意思,在他看来陈歌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

  “你的话真多!”

  高举的木椅砸向陈歌肩膀,中年男人并不想在陈歌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伤痕,他们经验老道,知道怎么打人最疼,同时又不留痕迹。

  “嘭!”

  椅子砸在了走廊墙壁上,陈歌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还敢反抗?”中年男人脸上的伤疤开始扭曲,他身后的几个同伴也朝这边走来。

  “我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告诉老师了,他们很快就会过来。”陈歌的话根本没有人相信,他身体打颤,眼神飘忽,种种细节都在告诉这里的所有人,他在撒谎,他很害怕。

  “你说的话自己相信吗?”中年男人拖着椅子又一次朝陈歌抡来,陈歌向后虚晃了一下,看准空隙,朝着仓库区更深处跑去。

  越往里走越荒凉,没有人想到陈歌会自寻死路,所以他们反应稍慢了一点。

  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陈歌已经窜出去了好几米。

  “看把这孩子吓的,连方向都分不清楚了。”中年男人和其他几个从仓库里出来的男人相互对视一眼,他们的瞳孔之中浮现出一道道血丝。

  “赶紧追啊!别让他跑了!”陈歌班级上的几个学生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他们还想着要给陈歌一个教训。

  那些校外的孤魂野鬼却没有立刻动身,似乎是有意想要让陈歌跑的更远。

  “不着急,他跑不了。”人群边缘一个老人舔了舔嘴唇,咽了下口水,朝其他几个人伸出了一根手指:“我要一份,剩下的你们平分。”

  “老东西,半分就够你吃了。”中年男人将木椅扔到几个学生身前:“你们守在这里,走廊深处很危险,我们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藏了多少不属于这个学校的人。”

  眼看着陈歌快要从视线当中消失,那些不属于鬼校的外来怪物才追了过去。

  他们故意和陈歌保持着距离,希望陈歌能跑的更远一些,好方便他们接下来的行动,而这恰巧也是陈歌想要看到的。

  双方莫名其妙达成了一种默契,一追一逃,跑过了两条长廊,最后还是陈歌主动停了下来。

  他装出一副体力不支的样子,躲进了走廊尽头一个很破的厕所里。

  “通灵鬼校的推门人最开始就是在厕所里推开的门,现在我又被逼到了厕所里,这是一个巧合,还是冥冥中的‘天意’?”

  那位推门人是在最后一个隔间里受到了伤害,陈歌这次也躲到了最后一个隔间里。

  飘着血雾的长廊,荒废的校园,周围空无一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嘎吱。”

  房门被推开,一个脚步声出现在耳边,对方的鞋子好像踩在了鲜血上,夹杂着一种奇怪的声响。

  “曾经那个孩子也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吗?”

  历史又一次重现,只不过这回的受害者换成了陈歌。

  “你在这里吗?”

  刺耳的男声从厕所门口传来,那些校外的孤魂野鬼他们在玩弄陈歌。

  “嘎吱……”

  第一个隔间的门被缓缓推开,脚步声逐渐靠近。

  陈歌吸了一口气,他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在教学楼顶层看到的场景,自己现在经历的这些,可能都是那个孩子临死前承受的。

  恐惧,不安,心跳加快,用力捂住口鼻,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后背紧紧贴着墙壁,身体里的力气一点点被抽干,蜷缩在肮脏的厕所隔间角落。

  瘦小的身体在不断打颤,大脑中满是被抓住了他们会把我怎么样的恐惧,种种负面情绪折磨着大脑和灵魂,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要怎么才能独自去面对这些。

  身临其境,陈歌更加理解了那些孩子了,大人看待世界的角度和孩子不同,孩子眼中的恐惧也和大人不太一样。

  搓了搓冰凉的手掌,陈歌停止胡思乱想:“刚才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吗?”

  “你是不是在这里?”

  第二个隔间的门被推开,他们的声音听着很诡异,就像是摆脱不掉的幽灵,如影随形。

  “我看见你了,我知道你藏在这里。”

  第三个隔间的门被推开,空气的血雾浓郁了很多,厕所变得越来越压抑。

  淡淡的血腥味刺激着的所有人,眼眶中满是血丝,一张张兴奋扭曲的脸挤入厕所。

  “你快要被我们抓住了。”

  伤疤渗出了鲜血,中年男人拿着从仓库中找到的绳子,他的手指划过厕所门板,轻轻敲击,动作优雅,他在享受这个过程。

  “第四个隔间也没有,看来他在最后一个隔间里。”

  指甲摩擦着木板,发出瘆人的声响,脚步声停在了最后一个隔间门口。

  “你是在这里吗?”

  门锁晃动,不安的心也跟着跳动,霸凌者早已做好了准备,结局早已注定。

  “上锁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吧,出来吧!”

  厕所隔间门被捶打不断摇晃,此时躲藏在里面的孩子会是怎样的无助,他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去面对那些恐怖的家伙,独自去承受。

  “出来,出来!”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脚步声,叫喊声,捶打房门的声音,三者汇聚在一起能将人给活活逼疯。

  “嘭!”

  老旧的锁头经受不住那么多人捶打,隔间门最终被砸开。

  冲在第一个的中年男人抓着绳索,在隔间门还没完全打开时就挤了进去。

  “把他拖出来!把他给拖出来!”

  后面的人在叫喊,但是中年男人却没有任何回应,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嘎吱……”

  锁头被砸坏的门板缓缓打开,滴答滴答的声响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新鲜的血液从门板下面渗出,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狭窄的厕所隔间里挤满了人。

  “你们想的是打架斗殴,我想的是杀人灭口,咱们从一开始目的就不一样。”

  陈歌合上漫画册,靠着墙壁,手掌向上抛动一个红褐色血块,那好像是一个枯萎的心脏。

  “吞掉你们全部,白秋林应该也能红衣了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