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76章 张雅的秘密

  “我没有骗你!我写的这些全都是真的!”

  布偶的手指都快要写断了,身边的人却连点反应都没有,这让它既抓狂,又尴尬。

  陈歌当然知道布偶所说句句属实,但问题是,自己并不是被张雅利用的。

  如果硬要来分析的话,反倒是张雅救了陈歌好多次,没有这个宛如噩梦般无法摆脱的厉鬼,陈歌在第一次试炼任务时就被人一斧子劈死了。

  布偶躺在地上,双腿还被陈歌拖着,他这个样子完全无法让人联想到鬼校最神秘的校长。

  “自她离开后,再也没有人进入过禁区,我知道她还会回来,一旦被她发现我还保留有意志,那我必死无疑,所以你是我唯一的机会!”布偶不能说话,他的手指疯狂书写,双眼紧盯着陈歌,眼神中蕴涵着极为复杂的情绪。

  走廊上没人开口,陈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你会死的,屋子里那些被囚禁的厉鬼,就是你最后的下场,不要被她欺骗!”

  “她对你做过什么?”过了半天,布偶才从陈歌嘴里听到了一句话。

  “看不出来吗?我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还需要再详细告诉你过程吗?”布偶羞愤欲绝,眼珠赤红。

  “你口中的她,和我印象中的她完全不同,张雅……”

  “别!不要说出那个名字!不要提!不要念!”陈歌只说到一半,布偶就开始疯狂书写。

  “好吧,在我看来,那个女孩……”

  “女孩?你清醒一点啊!你看着门里那些哭喊哀嚎的可怜人,你觉她能用女孩来称呼吗?!”布偶似乎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如果说他死后变成厉鬼是因为某个执念,那对现在的他来说,张雅已经成了他新的执念。

  “这样不许,那也不许,你这人真有意思。”陈歌看着布偶赤红色的眼睛,语气慢慢发生变化:“你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做过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情。”

  布偶疯狂挥动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他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陈歌这个问题。

  “你只有说实话,我才能帮你。”陈歌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毕竟,救你需要承受很大的风险。”

  “好吧。”布偶终于被陈歌说动,他肚子和喉咙里发出声响,一条条细小的血丝绕开补丁,在他破旧的外套上形成了一行行血字:“这所学校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有一个孩子推开了一扇门,那个孩子曾是我学校的学生,因为一点误会,所以他在推开门后,将我也弄进了门内。”

  “只有身处绝望最深处时,才有机会推开门,你被推门人弄进门内,恐怕不简简单单是因为误会吧?”陈歌一眼就看出布偶在撒谎:“你这样,我们可就没法继续往下聊了。”

  “我没有骗你!推门人就读的学校叫做西城私立学院,我就是西城私立学院的校长,那孩子遭到学校霸凌,直到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葬身火场。我承认我管理学校有问题,但他的死真的和我无关!”

  “你是西城私立学院的校长?”西城私立学院这个名字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布偶能说的这么清楚,说明他确实知道些什么。

  “是的,我被推门人带入门内,我知道那孩子很可怜,所以不管他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记恨他,反而是心里十分的愧疚。当时这门后的学校里只有我和他,或许是我的陪伴打动了他,最终我获得了他的谅解。”

  “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陈歌觉得对方肯定是在撒谎,不过谎言中也夹杂着几句实话。

  “随着门存在的时间越来越长,开始不断有人和厉鬼通过那扇门进入门内,她就是那个时候进来的。”布偶终于说到了陈歌感兴趣的地方:“我和推门人从来没有害过她,她一开始也表现的很无害,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只是她的伪装。在她进入后不久,学校里的厉鬼和一些外来者开始莫名其妙消失,我和推门人怀疑他们是被什么东西给吞食了。”

  “这所门后的学校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不同,经过调查,推门人发现凶手就是那个女人。”

  布偶说的这些东西,陈歌并没有全信,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性格:“推门人发现张雅是凶手,可结果却是推门人被张雅杀死,你不觉得这很矛盾吗?”

  “那个女人吞食了很多厉鬼,甚至还吃过红衣,推门人不是她的对手……”

  “你还在撒谎。”陈歌抓住布偶的两条腿,盯着他的眼睛:“推门人在自己推开的门后,实力至少能翻一倍,他只要不走出这个场景,当时的张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陈歌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对红衣的力量划分非常清楚,他第一次见张雅的时候,张雅已经吞食了推门人,可就算如此想要在门后杀死推门人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确实是她杀死了推门人,只是时间过去了太久,我可能有些地方记得不太清楚……”

  “记不清楚就不要乱说,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陈歌抓住布偶的腿,用力拉扯,不过他根本伤害不了对方:“许音,帮我打断他的一条腿。”

  站在旁边的许音伸出惨白的手臂,不等布偶写出更多的东西,直接抓住他的身体,硬生生将他的一条腿给撕了下来。

  明明只是一个玩偶,但是伤口处却有鲜血流出,布偶的眼睛也瞬间变得赤红,快要鼓出眼眶。

  许音随手将布偶的断腿扔到一遍,安静的退回原处。

  事实上陈歌也没想到许音这么果断,他所说的打断腿只是类似于打骨折的意思,并不是直接让腿和身体分离。

  当然,这些陈歌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他保持微笑,靠近布偶:“脑子清醒些了吗?如果不清醒的话,我还可以帮你。”

  布偶在地上挣扎,可是他除了眼睛和手指再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动弹,只能服软:“我告诉你真相!吃掉鬼校里其他厉鬼和外来者的就是推门人自己,他在猎杀那个女人时出现了意外,他们两个进入了一片血红色的城市。最后推门人死在那片城市里,那个女人却回来了。”

  “也就是说,张雅能够杀死推门人,是因为那片血红色的城市,她的秘密在那片城市当中?”陈歌看着老实了许多的布偶。

  “没错,她在那片血红色的城市里找到了一些东西,最关键是,她知道一条通往血色城市中心的路。”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