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78章 校长办公室

  解决了布偶,就不会再有人知道张雅的弱点,没有人知道的弱点那就不是弱点。

  走出女生寝室,陈歌发现鬼校外面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红色血雾和黑色的恶意交织在一起,如果世界上真有地狱,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能见度又变低了,每一次吸气都感觉喉咙里有一股腥味,好像咽了一大口血似得。”陈歌已经在这扇门内停留了太久,他的身体快要承受不住,皮肤表面附着的血丝越来越多,再这么下去,他很怀疑自己会不会被这扇门同化,永远也无法离开。

  “去其他场景,最多只停留一个晚上。”陈歌使劲挥动手臂,想要把那些怨念和负面情绪形成的血丝甩掉,但并没有什么用处,更可怕的是有一少部分血丝好像钻进了他的肉里,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他的手臂上被划出了细小的伤口。

  行走在黑色的恶意和血红色雾气当中,陈歌身后跟随的学生数量又变多了:“雷主任呢?他不是说我没办法活着出来吗?”

  “学校外围遭受到了严重破坏,雷主任有事先离开了。”一位女老师见陈歌安然无恙很是惊讶:“你能从禁区里活着出来,这没什么好炫耀的,相反你这次闯了这么大的祸,以后定会被学校意志处处针对。”

  “你张口闭口都是学校意志,你觉得学校意志做出的决定就一定正确吗?”陈歌擦了擦胳膊上的血迹,发现擦不掉,他干脆不去管了。

  “我说不过你,学校意志不一定正确,但学校意志就是这所学校里大多数孩子的意志,在这里,它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女老师也有些无奈,她作为鬼校的老师,虽说学生们也喊她老师,但实际上却有很大的限制,她更像是鬼校意志雇佣的底层管理者。

  “门后的世界是属于推门人的,这扇门是谁推开的,那就应该听谁的。”陈歌半真半假的说道:“除非有人杀了推门人,哪谁杀了推门人,我就听谁的。”

  “疯子。”女老师和其他几位学校老师站在了一起,她不想离陈歌太近。

  “等我走后,这个地方你们还是封起来比较好,里面虽然没有我要找的东西,但确实非常危险,万一有学生偷偷溜进去就不好了。”

  “不用你来教,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没有继续停留,陈歌带领其他人朝学校最中心处走去,他现在已经获得了很多学生跟随,但数量还是远远不够,他需要获得更多学生的认可,让他们相信自己才行。

  “必须要在常雯雨和画家反应过来之前,获得足够多的学生支持。”陈歌很清楚,现在画家和常雯雨没有搭理他仅仅只是因为,双方都觉得陈歌没有威胁,如果他们发现陈歌真正的目的是想让老校长掌握鬼校,那他俩很可能会先将陈歌给干掉。

  “陈歌,我们现在去哪?”樱红现在对陈歌的看法已经大为改观,连喊出陈歌的全名都要犹豫一下。

  “学校中心位置的学生最多,我们先去那里,另外你们学校里不是还有一个和鬼校校长有关的禁忌吗?据说校长办公室就在中心位置,我们正好顺路过去看看。”陈歌已经计划好了,他时间有限,十三个禁地不能挨个查探,只能先从最关键的入手。

  “鬼校校长和女生寝室四楼是最危险的两个禁忌,你刚从女生寝室出来,要不要休息一下?”

  “兵贵神速。”陈歌和许音走在最前面,他靠近许音肩膀上的布偶,小声说道:“到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布偶赤红的眼珠子轻微跳动,他本能的想要远离陈歌,其实让陈歌带他离开女生寝室也是没有办法,在他看来只要成功离开女生寝室,以后有的是机会逃离。

  “你不是说自己是鬼校当中的第一任校长吗?告诉我校长办公室的位置,我需要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如果时间充足,陈歌准备把鬼校的禁忌全部趟一遍,然后在自己鬼屋里创造出新的十三个禁忌。

  “时间过去了太久,中间发生过很多事情,这所学校也变得跟以前不同,你想要去校长办公室,恐怕有点难度。”布偶胸口的裂缝处,血丝交织出一个个字。

  “你不愿意吗?”陈歌抓住了布偶仅剩的另一条腿:“还是说你根本不是鬼校的第一任校长,之前说的话是在骗我?”

  “我带你去!”布偶双眼外凸:“校长办公室有两个,一个是西城私立学院的校长办公室,在鬼校顶层,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空壳。还有一个校长办公室是推门人居住的房间,他很喜欢一个人躲在那里窥伺门后其他厉鬼和怪物的生活。”

  “推门人居住过的房间?”

  “对,这个房间是隐藏的,很少有人知道……”

  “带我过去。”陈歌已经迫不及待了。

  在他的不断催促下,布偶将他带到了鬼校正中心处。

  “就是这里。”布偶用唯一能动的手指,指着前面的告示栏:“鬼校里有很多隐藏的房间,每个房间都隐藏有秘密,如果你能带我离开,我可以把所有隐藏房间的位置全部告诉你。”

  陈歌停在告示栏前,这面墙壁上贴满了各种通报和检讨,还附带了一个个学生的照片,这不是荣誉墙,而是一面耻辱墙,这所学校里所有的丑态都被张贴在了这面墙壁上。

  “将所有通报和检讨撕下来就能看到那个房间。”

  “好。”陈歌示意身后的学生们一起动手,可是却没有学生敢去撕墙上的通报,他甚至看到有一个孩子的照片就贴在自己面前,那个孩子就看着墙上自己的照片不敢动手:“你们在害怕什么?”

  “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这是学校意志规定的,我们自己去撕下这些通报,等于说违逆了学校意志。”韩松小声说道。

  “怪不得这个房间一直没人能找到。”陈歌听完后朝窗外的天空看了一眼,那血红色眼珠子仿佛压在头顶,让人喘不过气,只是那枚眼珠好像也正承受着很大的压力,眼球里满是跳动的血丝。

  “批评是为了警示,不是为了羞辱。”陈歌抬手撕下了一张通报:“一起动手!别墨迹!”

  由他和鬼屋员工领头,慢慢的,开始有更多的学生加入。

  数年时间,这面墙壁上贴了一层又一层通报,撕了很久才露出后面血红的墙皮。

  一张张通报和照片下面的墙壁,就像是一块伤痕累累的皮肤,到处都是裂口,还在往外渗血。

  “入口在左边,这面墙最初只有一米多宽,后来它好像是吸收了太多怨念,会自己成长一样。”

  陈歌在墙壁上不断摸索,最后找到了几乎和墙壁融为一体的房门。

  “这就是推门人居住的房间?”

  用力推开门,陈歌朝里面看去,那整个房间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镜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