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79章 惊变!

  在通灵鬼校当中,镜子有特殊的含义,每一面镜子都代表一个人,每面镜子后面都藏着一段记忆。

  眼前的场景让陈歌感到震惊,他进入鬼校那么久,一共也没看见过几面[红旗]镜子,没想到那些镜子全部被藏在了这个房间里。

  “镜子代表着记忆,记忆里隐藏着秘密,推门人在窥探门内所有厉鬼和外来者的过去。”

  房门和墙壁颜色完全一样,几乎融为一体,外面又被贴满了通告和照片,在推门人死后,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面耻辱墙后面还会有一个房间。

  “这个推门人的喜好有些特别,是门后的绝望扭曲了他,还是他放弃了自我,张开双臂开始拥抱深渊。”

  陈歌对每一个推门人都很好奇,而通灵鬼校的推门人又是唯一一个死亡的推门人,非常具有研究的价值。

  “你们跟紧我。”陈歌拽着许音一起进入这个隐藏的房间。

  “我没有骗你,这里就是你要去的校长办公室,推门人是鬼校的主人,这个房间也是鬼校隐藏最深的房间。”布偶像是在偷换概念,但此时陈歌被屋子里的场景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布偶身上新出现的血字。

  屋子不大,没有窗户,没有换气孔,整个房间和外界相连的只有那扇门。

  “这是我见过最压抑的房间。”白秋林背着镜子,没有跟随陈歌一起进入,他只是在外面看了一会就连连摇头:“每天把自己关在一个满是镜子的房间里,天天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算是厉鬼也很少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你可不要小看这些镜子。”陈歌小心翼翼捡起地面上的一块镜子碎片,他将镜子拿在眼前,但是镜子里映照出来的却不是他自己。

  空无一人的镜面,看着有些诡异,也有些可怜。

  “鬼校和其他场景不同,有一个关键点就在于镜子这件特殊物品的出现,关于镜子的秘密应该都在这个房间里了。”

  屋子里没办法下脚,镜子和镜子碎片堆在一起,相互重叠,你中有我,我总有你,就仿佛头顶的鬼校意志一样,所有人的记忆和意志聚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校长办公室我也带你来了,我是很有诚意的。”布偶手指勾住陈歌的衣服,让陈歌朝自己身上看。

  “恩。”陈歌的回应只有一个字,他此时被房间角落里一片镜子吸引。

  这屋子里大多数镜子都已经碎了,边缘参差不齐,表面涂抹着鲜血,残留着污渍,但是墙角那里有一片镜子保存完好,它散发出淡淡的红光,不断有血液在镜面上流淌,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

  “那会是谁的镜子?看外形像是一个女生用的小镜子,难道是常雯雨的?”

  陈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说每一位鬼校学生都对应着一面镜子,那张雅的镜子有没有可能也在这个房间里?

  晃了晃脑袋,陈歌将这个想法驱赶出脑海:“张雅连推门人都杀了,怎么可能会留下自己的镜子?”

  想到这里,陈歌更加好奇了:“许音,去把那面镜子取过来。”

  陈歌接过布偶,他担心这是布偶的阴谋,提前预防,让布偶无法和屋子里任何东西接触。

  听到陈歌的话,许音朝房间角落走去,可他刚踩到地面的镜子上,房间里所有镜子都开始向外渗血,一道道裂缝出现,一面面镜子仿佛一张张嘴巴要将许音吞掉。

  “回来!”

  陈歌高声喊道,在许音停止接近后,房间里的镜片又慢慢恢复原状。

  衣服被触碰,陈歌回头看去,那个布偶身上又浮现出了一行字:“这些镜子一旦被触碰,学校意志会立刻开始针对你,刚才就是一个警告。”

  “只能看,不能碰吗?”

  “也不是,这个预警应该只对红衣有效,如果是普通执念,它们反应估计不会这么强烈。”

  “那如果是活人呢?”陈歌将布偶还给许音:“推门人和学校意志应该都想不到会有活人进入这个房间,刚才我拿起一块镜子碎片的时候,它们也没有发生异变。”

  “不清楚……”

  陈歌没有再去询问布偶的意见,他缓缓踩向地面上镜子碎片,和他猜测的差不多,房间里的一切正常。

  “许音,守在这里别动。”

  一点一点向前,陈歌的身体完全站在了那一堆镜子碎片上:“不好意思,多有得罪。”

  每一片镜子都是一段记忆,陈歌提前道歉,也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低头朝四周看去,一面面镜子碎片,仿佛这里是一个镜子的坟场。

  “只有墙角的那面镜子表面鲜血流淌,那到底是谁的镜子?”陈歌现在已经拥有了画家的镜子,不过这个情报是从不笑嘴里得到的,可信度不高。

  脚下全是镜子碎片,稍不注意就会摔倒,受伤到还是小事,陈歌只是不愿意破坏这些镜子。

  他慢慢挪动身体,用了一分多钟才靠近墙角,他蹲下身体仔细端详面前的镜子碎片。

  这面镜子与众不同,他看向镜子的时候,镜面上开始涌现出越来越的血液,仿佛这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个跳动的心脏。

  “镜子里面好像有东西。”陈歌使用阴瞳,他很惊讶的发现满是血红的镜面里,映照着这个房间。

  堆满了镜子碎片的密闭空间内,一个穿着红衣的男生正蹲在墙角,聚精会神看着一面女生化妆用的镜子。

  “等下!这个场景跟我现在遇到的情况……”陈歌正准备后退,镜子里蹲在墙角的红衣男生突然转过了头,这个人的脸竟然和陈歌有七八分相似,更恐怖的是,他的五官还在慢慢发生变化,和陈歌的脸越来越像。

  “替死鬼吗?”陈歌正准备后退,血红色镜子里的红衣男生突然惨叫了一声,他双手拼命撕扯着自己的脸,挖下了大块的血肉,似乎这张脸预示着极致的不详和灾祸一般。

  随着镜子里的红衣男生发疯,走廊外面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陈歌就听到了老校长的声音。

  “陈歌!学校意志出问题了!那枚眼珠流血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