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881章 镜子的含义,颠倒的世界

  笼罩鬼校的血红色眼珠就像陈歌刚才看到的那面镜子一样,表面流淌着鲜血,在瞳孔中央还有一道明显的黑色裂缝。

  “鬼校意志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变化……”樱红牵着樱白的手也站在房间门口,她疯狂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见,眼中只剩下震撼和不安。

  鬼校的窗户破损严重,如果说以前这所学校还能勉强算是一个封闭的场景,那现在它已完全和外界接触。

  走廊上几乎所有的窗户都破损严重,想要全部修复非常困难。

  没有玻璃阻隔,鬼校的学生们这才发现,那片血色城市已经近在眼前。

  “校长,立刻把学生们组织起来,千万不要靠近窗户,外面非常危险。”血色城市距离鬼校越来越近,陈歌使用阴瞳能清楚看到那片城市里的一栋栋建筑:“血色浓雾里隐藏着很可怕的存在,甚至有红衣也不愿意招惹的东西。”

  高医生是在血色城市里被逼疯的,陈歌这么做是在保护那些孩子。

  隐藏房间里的镜子破碎成两半,天空上的血色眼珠也出现了相似的变化,这之间要说没有联系陈歌绝对不相信。

  “你们快看!血雾里有人!”长廊上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朝着窗外看去。

  教学楼外面的空地上隐约能看到一些人影,他们全都是从鬼校内部跑出来的!

  “这些人想干什么?”

  不等陈歌想出答案,鬼校意志已经做出反应,无数尖嚎的鬼影从头顶眼球中爬出,将那些擅自走出鬼校建筑的人全部撕碎。

  第一批走出的人很快被解决掉,但紧接着又有更多的人从建筑当中跑了出来,其中大部分都是鬼校的学生。

  他们不知道是被什么人诓骗,还是有人提前计划好的,所有人都冲向鬼校正门。

  鬼校意志撕碎那些大人的身影毫不犹豫,但是在面对鬼校学生时,鬼校意志犹豫了,它虽然有媲美红衣之上的实力,可说到底也只是由无数意志聚合而成,和真正的红衣之上还有差距。

  就是这犹豫的功夫,有极少部分学生冲到了学校正门。

  但看似普通的大铁门,上面却好像施加了某种诅咒,所有鬼校的学生只要触碰正门就会化为一朵血花,魂飞魄散,那朵最后的血花也会成为鬼校意志的养料。

  “进入鬼校容易,想要出去可就难了,那些彻底绝望的意志会疯狂阻挠,他们不会允许自己沉沦在痛苦的地狱里,却看到别人得到救赎。”樱红很是可惜的看着那些学生:“他们逃不出去的,这鬼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人能离开。”

  “那可不一定,我就认识一个逃出了鬼校的人。”陈歌双眼紧盯着鬼校正门,他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没过多久,在大部分学生都化为血花重新回归鬼校意志的时候,那群人里有一道很不起眼的身影摸到了校门。

  这个人似乎演练了无数遍,他手中拿着什么东西,用力砸向铁门。

  原本纹丝不动的铁门颤动了一下,天空中的巨大血色眼珠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无数意志残影疯了一样冲向校门口的那个怪人。

  学校制服被血丝划破,露出了下面的白大褂,这个冲撞学校正门的家伙正是校医院里的“医生”,他的真实身份是从被诅咒医院里逃出来的患者。

  “这个家伙怎么冲出去了?他来通灵鬼校不是为了避难吗?为什么要主动挑衅学校意志?”陈歌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鬼校意志似乎正被什么东西牵扯,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不过就算这样阻挡一个红衣也没有问题。

  校医院的“医生”吸引了鬼校意志的注意,他扛下了所有压力,身上的白大褂一层层破碎,慢慢露出了最里面那层血红色的病号服。

  “有问题。”在陈歌印象中,大多数红衣都是非常狡猾且自私的,这名患者能跟不笑联手从医院里逃出,绝对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他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头?

  “背后有人在算计鬼校意志,这是个针对红衣之上的局!”陈歌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在校医院医生抗下所有攻击的时候,人群最后有一个身材矮小,稍微驼背的男人摸到了校门。

  他一直低着头,直到身体触碰到了校门的时候才扬起自己的脸,那是一张苍老平凡的脸,他的右眼一片浑浊,他的左眼处却只有一个黑黝黝的孔洞!

  “常孤?!”

  没有任何停留,在他仰头的同时,拿着什么东西的手掌已经按到了铁门的锁芯上。

  “嘭!”

  一个声音在鬼校中回响,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按碎了一样,这个声音找不到来源,仿佛是从头顶的巨大眼珠中发出,又好像是从鬼校每个学生的左眼里发出。

  黑红色铁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一股如大潮般的血雾直接从外面将鬼校的正门给冲开,席卷校园!

  同一时间,整所鬼校的所有学生都感到意志深处传来剧痛,好像烙在灵魂上的铁块被生生拽出,无数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涌入脑海。

  陈歌周围的学生也有很多直接倒在了地上,他们痛苦哀嚎。

  “啪!”

  天空中好似划过一道闪电,由无数学生意志组成的血色眼珠从中间裂开,巨大的眼眸仿佛融化的冰山,无数纠缠翻滚的血丝在天空中交织出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镜子”里也是一片校园,无数的孩子正抬头仰望着这个颠倒的血红色世界!

  “那是画家构筑的东西校区!”陈歌双眼睁大,一切都那么熟悉,他看着头顶的天空,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随着眼珠裂开,血丝崩断,这面笼罩鬼校的巨大镜面也在慢慢崩碎。

  镜子里那些看似正常的学生正在变为一段段承载着记忆的血丝,而镜子那边的学校最中心位置,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正站在实验楼楼顶。

  他们是距离血红色世界最近的人,男生面前扔着一块破碎的画板,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女生坐在大楼边缘,她安静的欣赏着头顶血红色的天空。

  “画家,你输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