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45章 很冷

  陈歌虽然不知道走廊里有什么,但他很清楚绝对不能被拽进那个房间里。

  手臂被抓住,双眼看不见,陈歌只能凭借着感觉朝着走廊所在的位置猛踹一脚。

  似乎是踢到了什么东西,小腿生疼,不过这痛感也让陈歌更加的清醒。

  “白虎!咬他!”

  陈歌现在唯一能相信的就是白猫,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趴在肩膀上的白猫却一动不动,他能感觉到脖子上的重量没有丝毫减轻。

  身体被拖动,双方在楼道口争执了将近半分钟,陈歌突然听见走廊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不想活了?!我是在救你啊!楼道里有鬼!”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拉扯陈歌手臂的力量再次增加。

  现在一个选择题摆在了陈歌面前,是跟随这个男人的声音进入走廊,还是继续朝楼顶走。

  陈歌几乎是在零点几秒就做出了选择,他朝着走廊那边喊道:“逼死他们的是人,我为什么要害怕鬼?如果你真的想要救我,那就放手!”

  关键时刻,陈歌很坚定的要留在楼梯上,他宁愿跟已经确定身份的鬼在一起,也绝对不会跟陌生的“人”离开。

  手臂上的那股力量越来越小,最后关门声响起,那个想要把陈歌拖拽进自己房间的男人似乎离开了。

  “那么着急,是在寻找替死鬼吗?上一个把我当的替死鬼的家伙,现在还在画里。”陈歌缓缓站起身:“关门声距离我很近,对方的房间就在楼梯口附近,等我明天带上其他员工再登门拜访。”

  手臂缓缓挥动,抚摸着台阶和墙壁,陈歌先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刚才谢谢你了。”陈歌冲着楼梯栏杆那边说道,他的手没有再被人牵着,所以他也不确定男孩还在不在。

  “大宝?”

  没有任何回应,陈歌又在原地等了一会,才继续朝楼上走去。

  “情况要比我预测的还要糟糕,本以为这栋大楼里最多只有两、三个厉鬼和一些不愿意消散的执念,现在来看是我太乐观了。”

  执念很难对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刚才抓着陈歌手臂的男人和小男孩都不是简单的执念,而是厉鬼。

  这才走到十一层,就已经遇到了两个厉鬼,后面的路肯定更加难走。

  挪动脚步,陈歌来到十一层和十二层中间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湿漉漉的。

  “水渍?大楼顶层没有一家亮灯,大晚上的楼道里怎么可能有水渍?管道破了?”

  陈歌可以肯定现在自己鞋子下面踩得不是血污,血液凝固速度很快,自己鬼屋的那些人造血浆里面全都添加了稀释剂。

  “这应该是水……”

  他心里刚浮现出这个念头,脸颊上忽然感到了一丝凉意,似乎有水滴落在了他的脸上。

  不等他伸手触摸自己的脸,脚踝那里又突然感到了一阵冰凉,就好像有条蛇刚才擦着他的腿爬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

  空气变得潮湿,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陈歌正在思索的时候,前面的台阶上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好冷啊……”

  这声音很轻,还在打颤。

  前面有人?

  陈歌放慢了速度,大脑飞速运转。

  周围水汽弥漫,对方觉得冷,是不是因为她的死亡和水有关?又或者她的尸体被藏在了冰柜里?

  陈歌想了很多,实际上也就几秒钟时间,他继续向前,在快要经过那个声音传来的位置时,他忽然感到双腿发凉,那股寒意在朝他后颈蔓延,就仿佛有东西慢慢爬到了他的背上。

  “好冷、好冷……”

  那个颤抖声音这次是在陈歌的身后响起,对方似乎就跟在他后面,和他错了一个台阶。

  闭着眼站在漆黑的楼道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能感觉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他每走一步,身后的人也跟着走一步,那种阴寒的感觉一直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强烈。

  陈歌没有轻举妄动,他缓缓抬起双手,伸向外衣的扣子。

  他将扣子一个一个解开,然后脱去外衣,轻轻的向身后盖去:“穿上吧,陌生人,我没办法帮你改变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只希望这件外衣能带给你稍许温暖。”

  外衣似乎盖住了什么东西,也许是陈歌的动作太过突然,完全出乎对方的预料。

  “我除了这只笨猫一无所有,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人,我对死亡看的很淡,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生活的热爱。”陈歌扶着墙壁慢慢蹲下,最后直接坐在了台阶上:“这夜晚又长又无聊,我们能聊一聊吗?”

  蒙住了眼,陈歌什么也看不见;没有携带员工,也没有带任何工具,陈歌什么都做不到。

  这一刻他反而想的很开,身体靠着墙壁,陈歌脸上带着微笑,在漆黑、潮湿、阴森的楼道当中,他脸上的笑容显得特别。

  “不嫌弃的话,就坐我旁边吧。”陈歌轻轻拍了拍旁边的台阶:“我算是那种比较孤独的人,很羡慕大家能够热热闹闹的开玩笑,有着聊不完的话题。看着他们在狂欢,我总会一个人找到安静的角落呆着,这就是我的幸福,慢慢的大家也都习惯了这样的我,真要说起来,你还是最近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

  嘴唇微张,坐在台阶上的陈歌仰头看向身边:“能陪我聊一会吗?”

  耳边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陈歌的手指碰到了他刚刚盖在身后的外衣,那个跟在他背后的“陌生人”跟他并排坐在了台阶上。

  “谢谢你能陪着我,我不是懂得和人交流,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听一听你的故事吗?”

  真挚的语气,还带着一丝渴求,让人很难拒绝。

  “我的身体压在了一起,很冷,我没办法抱住自己……”

  “你在哪?我可以去找你吗?我能够帮你吗?”陈歌是真的准备去帮助对方,这楼内至少还隐藏着一起凶杀案。

  “我的头被放在后背上,手臂折断在一起,双腿都在第二层。他以前很讨厌我,直到挥动菜刀的时候,他才笑了起来,他说自己终于找到了厌食症女孩身上的优点,他很少那样夸赞我的,他说我很瘦,很娇小,很好藏。”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