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60章 诅咒之屋

  DV中的视频仍在播放,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视频画面越来越模糊,就好像被一片黑影笼罩。

  视频里那个男人的话引来了其他人的兴趣,在他们的不断追问下,男人说了一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他小时候家里也供着一个神龛,那个神龛供奉在正对客厅门的位置,上面蒙着厚厚的黑布。

  男人的爷爷临终前告诉家人,自己死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打开神龛,等自己下葬的时候,把那个神龛直接埋在自己棺材里。

  因为遗产问题,一家人在爷爷死后闹翻了脸,争吵很快演变为肢体冲突,在打斗的过程中神龛被弄倒。

  大人们吵的面红耳赤,根本没有人在意倾倒的神龛,反倒是年幼的小孙子好奇的朝神龛里看了一眼。

  紧接着小孙子做出了一个谁都没有想到举动,他朝着神龛里喊了一声爷爷。

  这声音把因为遗产大打出手的大人吓坏了,他们全部盯着小孙子,而年幼的小孙子却蹲在神龛前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神龛,仿佛他的爷爷此时藏在神龛里。

  乡下都有小孩可以看见鬼的说法,大人们觉得是老爷子生气了,赶紧又将神龛重新放好,最后按照遗嘱卖了老房子,将神龛和老人的骨灰埋在了一起。

  这事本来到此就结束了,但是男人话音一转,在老人下葬的当天,之前看过神龛里东西的小孙子也不见了。

  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知道他去了哪,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神龛里看见了什么。

  视频当中,几个朋友听完男人的故事不仅没有害怕,甚至还开始怂恿祖宅主人去打开自家神龛看看。

  在酒精的刺激下,几个人一边起哄,一边朝走廊走去。

  他们有的拿着酒杯,有的拿着手机,还有人拿着DV在录像。

  老宅外面下着大雨,几人吵吵闹闹停在神龛旁边。

  刚才从神龛旁边经过的胖子站在最前面,他伸手将神龛上面的黑布掀开,一双胖手抓住了神龛的门。

  在胖子慢慢用力准备把神龛打开的时候,窗外划过一道闪电,屋子里的灯忽然全部熄灭了。

  同一时间,就在几位游客集中注意力观看DV录像的时候,现实场景里的灯也熄灭了!

  现实和录像同步,录像里传出尖叫,现实当中的游客同样也在尖叫,一切就像是复刻和重演。

  黑暗中响起神龛门被打开的声音,过了几秒钟,录像里和现实中的灯光同时恢复。

  录像里七个朋友聚在走廊上,目瞪口呆,他们发现神龛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那七个人相互看着对方,最后全部看向胖子,胖子很是疑惑,说自己根本就没有用力,打开神龛的人不是他。

  看到这里的时候,陈歌冲着身边的游客喊了一声“都让开!”

  他望向走廊尽头,在幽暗的角落里,那个孤零零的神龛被打开了!

  “什么时候打开的?”

  “不知道啊!”警察更是一副无奈的表情:“我上次来玩的时候可没这一段。”

  录像在还在播放,DV固定在旅行箱上,箱子又卡在床和柜子中间很难取出,陈歌他们只能暂时先不去管神龛,继续观看。

  屋内恢复光亮,几人也看到了神龛里什么都没有,都觉得传说只是骗人,然后回到了主厅。

  他们又玩了一会,觉得没有意思,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将酒瓶和各种垃圾堆在墙角,然后回房睡觉去了。

  DV被其中一个人拿走,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就是陈歌他们现在所在的屋子。

  男人冲着DV说了一句晚安,然后就关掉了DV。

  游客们本以为视频到此结束,可过了一会,又出现了新的录像。

  之前还神色平静的男人,此时蜷缩在被子里,他颤抖着手举着刚刚打开的DV.

  就在游客们都不明白他在干什么的时候,男人将DV镜头偷偷伸出了被子,拍摄画面正好对着卧房的壁橱。

  卧房里没有开灯,光线黑暗,画面中的壁橱看起来也没有太恐怖的地方,只不过没关严,留了一条缝隙。

  画面几乎静止,而就在这时,壁橱中突然闪过了一只眼睛!

  画面有些抖动,能看的出来躲在被子里的男人很害怕,他在强迫自己不要发出声音。

  男人可以确定壁橱里躲着什么东西,他拿着录像一直对着壁橱拍摄,但是那个眼睛却再也没有出现。

  又过了一会,DV似乎是快要没电,男人单手抓着DV,另一只手去拿什么东西,可就在这时画面突然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因为男人碰到了什么。

  随后男人拿着DV的手缓缓转动,他把镜头对准自己。

  画面里露出了他的脸,也露出了被子里的另外一张脸。

  男人想要叫喊,但是脏乱的黑发勒住了他的脖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DV掉落,画面最后定格在了门口,顺着拍摄的方向正好能看到走廊尽头被打开的神龛。

  看完DV,周围的游客已经冒了冷汗。

  在已知攻略不管用的情况下,所有游客都看向了陈歌,他似乎成为了默认的核心。

  “这个场景里最危险的是神龛,正常来说游客绝对不会去打开,但地狱难度里,有人帮我们将其打开了。”陈歌转身才发现所有人都在老老实实等他继续往下说:“我的职业只是义工,你们偶尔也有点自己的想法可以吗?”

  七个人的团队里,六个都是内鬼,唯一的游客还混成了团队领袖。

  陈歌想要打探一些信息,这些“游客”留着还有用,所以他只能强行装做没有发现的样子:“录像没告诉我们神龛里到底有什么,但这个房子会变成这样肯定和那个神龛有关,逃离的关键应该也在神龛上。我记得你们当中有一个人是侦探,能在进入新场景后获得一个线索的位置。”

  “我是侦探。”眼镜男抬起自己腕表看了一会:“那个线索藏在神龛里面……”

  几名游客走出卧房,来到走廊尽头。

  眼镜男用手机照向神龛里面,几人弯腰看去,发现神龛内壁上全都是用指甲挖出的“死”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