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63章 蜘蛛和蝴蝶

  这个日式老宅虽然只有几个房间,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迷宫一样,有的房间相互连通,看似中间被隔板分开,其实那隔板是可以推拉的木门。

  整个房间布局非常诡异,五间卧房对应着人体五脏,陈歌还分别在每间卧房里找到了写有经文的残卷。

  虽然整体建筑是日式风格,但是那些残卷上却是繁体汉字,其中大多数都是生僻字,陈歌只在上面认出了金木水火土。

  “五间卧房,人体五脏,五行……”耳边响起了风铃的声音,陈歌回头看去,他一直都很好奇这风铃声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见这个声音了。

  “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宅子很像一个趴在地上的人?”警察现在对陈歌的态度非常好,他就像个跟屁虫一样,一直追在陈歌身后,陈歌去哪他就跑到哪。

  “人?”

  “对啊,咱们进来的那个房间是人的头,左右的厢房是人的手臂,下面是人的腿,中间这条过道是人的身体。那神龛在走廊尽头,仿佛就像是被人踩在脚下一样。”警察的话倒是给了陈歌一些启发。

  “如果把整栋建筑比作一个人,那这个建筑布局就像是活人镇住了神龛。”

  “人踩住了神?”警察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猛地冲着陈歌喊道:“我明白了!人踩住了神!所以神龛里才会出现一双红色高跟鞋!”

  整个推理的前半部分还可以,但是后面就彻底跑偏了,陈歌想要提醒对方,但是警察却很是兴奋,大声将自己的发现分享给了其他游客。

  在其他游客热烈讨论的时候,陈歌安静的站在走廊里:“这个房间的主题是诅咒,诅咒也可以是一个轮回,从第一个人的恶意开始蔓延,想要通关就要先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在第一间卧房里发现了DV,上面记录了七个年轻人来老宅过夜的事情,DV上没有说那七个人的结局,不过他们存活的概率基本为零,这就是七条人命。”

  “第二个卧房里是一大堆衣物,所有衣物上都沾满了泥土,就像是刚从泥潭里取出来的一样。对比第一个隔间里宅院主人曾说过的话,宅院主人的父母遭遇泥石流,一家人全部葬身在外,他们死时穿在身上的衣物肯定沾满了泥水。”

  “所以说,第二个卧房里堆放的衣物很可能属于宅院主人的父母,至于他们出车祸的原因,很可能也和神龛有关。”

  陈歌摸着下巴,静静整理脑海中的线索:“根据宅院主人所说,她父母出事那天,外面下着大雨,这小山村里路很不好走,看村民的反应周围应该经常发生泥石流之类的自然灾害。房屋主人是本地居民,自然很清楚这些,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的离开呢?”

  答案不言而喻,陈歌回头看向神龛:“他们可能也打开了神龛,就算没有打开神龛,也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才迫不得已离开!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就算离开了老宅,依旧无法逃离死亡的阴影,这应该就是诅咒的力量。”

  “接着是第三间卧房,我在那里发现了一张倾倒的供桌,桌子上有一张老人的黑白照片,诡异的是那张照片里的老人是背对镜头拍摄的,看不见脸。除此之外,我还在第三间卧房里看见了很多小孩子的玩具,那些玩具都藏在供桌下面。”

  “第三个隔间内的物品,让我想到了DV里那个男人讲过的故事,老爷子下葬当天,小孙子打开了神龛,然后失踪。如果小孙子也已经死亡,那这又是两条人命。”

  “这几件事存在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当事人可能都打开了神龛。”

  前三个卧房里存放的都是死者的东西,从第四个卧房开始,里面的情况有所改变。

  “我在第四个卧房里发现了大火焚烧的痕迹,那个卧房的墙壁被熏黑,屋子里的东西都被烧掉了,是谁烧的那个屋子?他们又为什么要把卧房里的东西全部烧掉?”

  想不明白,陈歌暂时跳过了这个问题:“不考虑第四间卧房,第五间卧房的情况也非常古怪,这房间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房间,墙边摆着镜子,壁橱里是各种漂亮的传统衣服,还有一些用来化妆的盒子。房间的主人应该是个年轻女人,可是在房间另一边为什么会供奉一个摆着老太太的黑白照片?”

  “第五间卧房会让人产生一种割裂感,更诡异的地方在于,老太太的黑白照是面朝房间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她在看着屋子里的新衣服笑。”

  “第三间卧房里老爷爷的黑白照是背对相机拍摄,老太太的黑白照是正对相机拍摄,这又是因为什么?这一大家子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陈歌正在思考,那个小孩的声音又突然出现了:“失去翅膀蝴蝶会感到疼,可是她们为什么还要撕掉蝴蝶的翅膀?”

  这空灵的声音猛地出现,吓了陈歌一跳:“可能是因为嫉妒蝴蝶的美丽吧,有些丑陋的人,就喜欢将那些比自己美的东西破坏,似乎这样她们就会变美。”

  “丑陋的人?奶奶不是丑陋的人……”小孩仿佛是在喃喃自语。

  “奶奶?她撕掉了蝴蝶的翅膀?”

  “恩。”孩子似乎有些不开心。

  “你一个人在这里很孤单吧?我能和你做朋友吗?”陈歌尽量让自己的语速慢一些。

  “我和爷爷在一起,他不让我到处乱跑的。他怕奶奶知道我的存在,一直让我躲在房间里。”小孩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纯真,他就像是一张白纸。

  “也就是说这个宅院里最恐怖的是奶奶?”陈歌缓缓抬手,他想要确定一件事。

  指尖传来一阵冰凉,自己身侧确实站着什么东西,那不是投影!

  “能带我去见见你爷爷吗?”陈歌还没等到小孩回话,就又听见了风铃声,这是风铃声第三次响起了。

  “奶奶来了,我该回去了。”男孩声音逐渐变小,陈歌使用阴瞳朝身后看去,发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跑进了第三间卧房里。

  他正要追过去,突然感觉走廊两边的木质隔板都在震动,一个比成年人还要大的巨型蜘蛛从那个贴满了符纸的房间里爬出。

  尖叫声四起,那个蜘蛛在墙壁和天花板上飞速爬动,她的手臂和人一样,还长着一个干枯的人头。

  “投影吗?”怪物做的太逼真了,连陈歌看着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不愧是地狱级难度,这玩意不仅仅是恐怖了,还能带给人一种生理上的不适。”

  蜘蛛似乎是认准了陈歌,飞速朝陈歌爬来。

  陈歌一看情况不妙,领着蜘蛛赶紧去和其他队友汇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