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70章 他的节奏太快了

  余光扫过墙角的监控,陈歌提着电锯就站在监控下面:“那些游客在发现后路被切断后,很可能会选择退出,我必须要尽快行动。”

  锯条摩擦着墙壁,这把电锯是改装过的,比正常电锯大一倍,非常重,发动起来声音也很大,不过锯条全部被更换,鬼屋应该是怕误伤到游客。

  满是血污的外套罩住了身体,金属和骨骼组成的头套包裹住了头,外人只能看到一双冰冷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

  “游客在恶臭的追赶下已经分散,我之前暗示过他们,第一个打开的房间是安全的,现在会不会有幸运儿躲在那里呢?”

  金属和墙壁碰撞,死神的脚步在逼近,走过代表着黄道十二宫的房间,陈歌停在了一扇门前。

  沾满血污的手指推开了门,冰凉的目光扫视小屋,缺了一条手臂的尸体挂在密道上面,桌上的扑克牌散落一地,遗嘱上留着鞋印,屋子里没有一个人。

  陈歌打开手机录音键,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他关上了门,然后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衣柜旁边。

  屏住呼吸,将大锯举过头顶。

  几秒过后,衣柜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走了吧?”

  “好像是,我出去看看,这里太挤了。”

  嘎吱……

  衣柜的门缓缓推开,光影变化,电锯刺耳的轰鸣声在头顶响起,一双冰冷的眼睛仿佛野兽发现了猎物。

  “啊!”

  小玲不断后退,身体碰到了桌椅。

  “你怎么了!”柜子里的另一个女生惊叫出声,紧接着她就听见衣柜被重物撞击,她没有站稳,跌坐在地。

  她根本没想到杀人狂就站在衣柜外面,眼中满是惊恐,但是只过了几秒钟她眼中就恢复了少许冷静:“自己人!自己人!我是李莉,她是张玲,你没有接到通知对吧?我俩都是跟着一个游客进来的!这是我员工……”

  纤细的手臂颤颤巍巍举起了那张员工证,随后那张员工证被一股巨力掀飞,沉重的电锯砸在了衣柜上,纷飞的木屑中女人的脸渐渐被恐惧扭曲。

  “死!”

  歇斯底里的声音从金属和骨骼交织的头罩下发出,冰冷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活人该有的情绪,那是一双死人的眼睛!

  阴瞳!

  尖叫声从屋子里传出,沉重的大锯在头顶挥过,心理承受到极限的小玲拼尽全身力气跑出房门。

  “张玲!”

  绝望的声音刺穿耳膜,被独自留下的李莉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我们都是你的同事,除了那个陈歌,大家所有人都是员工,真的,真的!”李莉还在尖叫,屋子里突然响起血液滴落的声音,浓浓的血腥味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慢慢掐住了李莉的脖子。

  血液从陈歌身后滴落,他单手抓着大锯,另一只手伸向身后,抓住了黑色的头发。

  “你……”

  陈歌的手从身后收回,他的掌心多了一颗女人的头颅!

  鲜血滴落,双眼圆整,死不瞑目!

  陈歌将那颗人头扔在了李莉身前,她看的清清楚楚,那女人的头颅嘴唇还在动!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啊!”

  身体仿佛痉挛,李莉大声叫喊,眼中渐渐满是眼白,最后瘫在了地上。

  陈歌关掉手机录音,捡起无头女鬼的脑袋,拿着大锯在红衣上蹭了几下。

  他单手抱着无头女鬼的脑袋,另一只手拿着电锯,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房间。

  旅馆里所有人都听到了李莉的惨叫,除了被恶臭追赶的几个“游客”,剩余的人都在观察这边,他们很想知道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惨叫停止的很快,在陈歌走出房间的时候,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有了一个答案。

  怀抱头颅,大锯滴血,那个人真的疯了!

  “你们六个,一个都别想跑。”

  陈歌抱着人头看向走廊另一边,年纪最小的男生正拖着身体瘫软的小玲朝楼下跑,眼镜男也和他们在一起。

  小玲在看见陈歌满身是血抱着人头走出房间时,已经崩溃了,她想到了一百种可能,唯独没敢往这个方面去想。

  “鬼屋设计师能通过监控看到内部的场景,就算他们没有看到,这几个员工也会立刻朝他们求助。可惜我早就让恶臭封了后路,他们不想‘死’的话只能往前跑。”

  “场景融合是中心电脑控制,不过鬼屋方面应该有人为干涉的方法,他们一定会为员工们开辟出一条路,供员工通过,也能让我跟过去。”

  陈歌看向监控:“现在我是你们的员工,我的鬼也是你们虚拟未来乐园那些老物件上带来的鬼,你们所有人准备好自食恶果了吗?”

  就算让那几个人先跑,就算拿着沉重的大锯,陈歌依旧有信心能够追上他们,他在体能方面的自信源于黑色手机一次次的试炼任务。

  越走越快,电锯碰撞着墙壁,陈歌开始全速冲刺。

  那种步步紧逼的恐怖感能把人逼疯,眼镜男直接松开了抓着小玲的手,选择独自逃跑。

  年轻男生也在犹豫过后,放下小玲,朝眼镜男追去。

  “真遗憾。”陈歌拖着大锯靠近小玲,浓重的血腥味让小玲产生了一种眩晕感,她视线模糊,最后停留在陈歌身后那个女人的头颅上。

  “这、这不是真的……”

  合上小玲的眼睛,陈歌正要去追眼镜男和那个年轻男生。

  旁边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戴着屠夫面具,身上贴满疤痕的怪物,挥舞着屠刀站在门口:“用力叫喊吧!拼命挣扎吧!恐惧的心肝吃起来最美味!”

  他台词还没念完,就看见了拿着大锯的陈歌,还有已经昏迷的小玲。

  “毅哥?你怎么还在这?凌晨两点四十,轮到我了啊。”屠夫男的视线这时候才看到了大锯上的血,还有那颗滚落的头颅,他在原地愣了几秒,然后默默关上了门:“你先忙,我的表好像快了几分钟。”

  “嘭!”

  房门被踹开,大锯轰鸣,刺鼻的血腥味如同浪潮涌入房间!

  “你干嘛啊!救命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