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72章 什么是极致的体验

  女、女人的头?”理发师感觉一股阴风顺着脊柱吹进了大脑,他朝旁边看去,自己身侧多了一颗正在流血的女人头颅。

  她睁着眼睛,艳红的嘴唇上下开合,似乎还在笑!

  “啊!”

  理发师坐在了假人顾客身上,椅子滑动,他一下撞到了桌子。

  安装的设备似乎被碰到,镜子上的投影消失不见,理发师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心理素质确实有待提高,虚拟未来乐园太过依赖技术,完全忽视了对于员工的培养,这些员工以前应该都是负责其他娱乐设施的员工,被临时抽调了过来。”

  鬼屋演员也不是谁想当就可以当的,老手和新人之间差别很大,就比如遇到突发事件的危机处理能力。

  陈歌走出男澡堂,外面有两条路,一条通往女澡堂入口,另一条通往澡堂大门。

  “地上的鞋印有往澡堂大门跑的,也有往女澡堂跑的,这俩人学聪明了?会玩计谋了?”

  仔细观察,陈歌通过鞋印的朝向看出了一些问题:“他们先是去了澡堂大门,似乎是发现那里跑不出去,然后就又拐进了女澡堂里。”

  “如果说年纪最小那个男生是作弊者,他拿着所有场景的钥匙,那他为什么会出不去?”陈歌想起了警察之前说过的话,旅馆场景是缓冲区,通关旅馆再通关一个场景就能离开鬼屋了。

  “警察当时说的是中等难度,我现在挑战的是四十多个地狱级场景融合成的,也就是说原本的出路很可能出不去了!”陈歌现在掌握的资料太少,他不知道中心电脑是如何操控运作的,也不知道四十多个场景融合导致中心电脑拉顿会不会影响到什么。

  “要是不能出去,那可就太好了。”陈歌提着电锯进入女澡堂,地面上残留着水渍和血污,能够清楚看到眼镜男和另外一个男生的鞋印:“他们会躲到什么地方?”

  这个澡堂很破,每个淋浴都用隔板挡住,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隔间。

  试着推开一个隔间的门,陈歌看见满是污迹的墙皮上被人用血写满了恶毒的语言。

  他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将身边的隔间门全部打开。当他走到澡堂中间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水流声,似乎有人正在洗澡。

  水流声响起没多久,角落里被隔板围起来的单间里又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人吗?”

  这女人的声音非常好听,婉转中带着一丝可怜和害怕,光听声音脑海里就会下意识浮现出一个楚楚动人的背影。

  拖着电锯,陈歌将一扇扇隔间的门打开,没有看到眼镜男和另外那个男生的身影。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连续打开了好几个隔间,最后只剩下四个隔间没有打开,其中一个就是那女人所在的隔间。

  “如果眼镜男来过,他们肯定会把有人发疯这件事告诉其他员工,理发师和现在隔间的女人早就逃走了,肯定不会傻傻留在这里。”陈歌准备离开,但是转念一想:“不能低估人性的恶,万一那两个混蛋是故意对同事隐瞒,想要借助同事来拖延我。”

  保险起见,陈歌还是走到隔间旁边。

  听到脚步声靠近,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出现了。

  “能不能借我一些洗发水,我好像忘记带了。”

  那女人的声音柔弱可怜,让人很难拒绝。

  “借东西?”陈歌想到了一个关于澡堂的怪谈,有个女人在澡堂被杀,身体残缺,后来那个澡堂每当晚上快要关门的时候,总能听见一个女人借东西的声音。起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