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78章 我把你的名字

  “恩,我知道。”

  陈歌很感谢含江的警察,警察不一定代表百分百的正义,但陈歌知道李政、颜队他们都在拼尽全力去维护正义,他们也帮了陈歌很多。

  “嘴上说知道,下次还要犯。”李政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发自真心的在劝陈歌,相比较拥有家庭支持、拥有同事帮助的自己,陈歌只有一个人。

  “不扯这些了,政哥,你们是怎么找到尸体的?”

  “按照你说的,其实很好查,十二楼这一户没有住人,但是每个月电费却很高,我们直接锁定了这里,开门后果然在冰柜里发现了尸体。”

  “那犯人抓住了吗?”

  “嫌疑人应该是户主,死者是他患有厌食症的女朋友,我们收到消息已经派人过去了,不出意外今晚就能将他捉拿归案。”含江警方的办案效率极高,从某方面来说,这也和陈歌有一定的关系。

  “那就好,我也能给她一个交代了。”

  “交代?”

  “我能进去看看吗?这个应该不算是第一案发现场,不存在破坏证物的可能。”陈歌在李政同意后进入屋内,房间不算大,那个女孩生命的最后时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穿过客厅,陈歌进入厨房,看到了并排摆放的冰柜和冰箱。

  他脑海里想起了那天晚上女孩对他说的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伤害你的人,马上就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他跑不掉的。”

  陈歌刚说完这句话,屋子里突然响起了很轻的敲门声。

  李政下意识看向身后,陈歌则是因为拥有鬼耳天赋,他第一时间看向了冰柜。

  打开柜门,陈歌看到一个瘦弱的女生蜷缩在冰柜阴影里,她双手抱着肩膀,头缓缓扬起,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

  阳光照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身体变的虚幻,但她却毫不在意,似乎是想让自己最后的这段时间沐浴在光亮里。

  “别哭,你值得更好的生活。”

  陈歌把手伸进冰柜,想要帮她擦去眼泪,但是却什么都没有碰到。

  阳光照在他们中间,像是一道永远都不可能跨越的沟壑。

  “没事了,我带你回家。”

  在女孩消散之前,陈歌拿出了漫画册,将她收入其中。

  看着空荡荡的冰柜,陈歌发了一会呆。

  “你在看什么?尸体确实是在这里发现的,不过都已经被运走了。”李政走了过来。

  “没什么。”陈歌提起背包,冲李政招了招手:“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啊。”

  “你觉得我把你叫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聊天吗?你现在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昨晚都干了什么!做完笔录,没有问题以后,再回去等下次传唤的通知!”

  ……

  陈歌回到新世纪乐园已经是下午,在东郊和西郊之间连续跑,再加上整晚没睡觉,他现在十分疲惫,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了。

  “还是自家鬼屋舒服。”

  躺在员工休息室内,陈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没人打扰,等陈歌再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都八点了?下次一定要记得定闹钟。”陈歌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毯,朝房门那边看了一眼,屋子里很安静,员工似乎都下班了。

  他将趴在自己身上的白猫放到一边,发现桌上留着一张便签,看字迹是徐婉留下的卫生我们已经打扫过了,你好好休息,记得吃饭。

  放下便签,陈歌提着背包走出员工休息室,每个场景都转了一遍。

  确定没有问题后,他来到道具间,在墙角的木箱里找到了白天通过转盘抽到的照片。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上面没有附着任何不好的气息。

  照片背面写着一个日期12月21日,照片正面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他穿着白色长袖,面容模糊,看不清楚脸,不过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干净、很阳光。

  “这让我怎么找?连个地址都没有?”陈歌先记住了日期,然后盯着那张照片。

  “灯光喷泉?这个地方好像是市区的公园!”没有其他的线索,陈歌决定先去市区看一看。

  自从获得黑色手机后,他已经很少往市区去了,都是哪里偏僻他去哪。

  背包里的东西还没取出来,陈歌收好照片,提着背包就跑出了恐怖屋。

  打车来到市区,陈歌记忆中的公园已经被围栏封住,好像正在施工,只留了一条小路。

  “老哥,这公园怎么被围起来了?现在还能进去吗?”陈歌在围栏旁边找到了一位带着安全帽的大哥。

  “进去干啥呀?这公园马上要被拆了,你没看里面那些几十年的树都被移走了吗?”工人大哥看起来很好说话。

  “要被拆了?”陈歌是通过照片找到的这里,如果公园被拆,照片里的景物不复存在,自己的最后一点线索就要断了。

  “听说准备要盖个超市,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工人大哥朝陈歌摆了下手:“我们在里面施工,你最好还是别随便进去。”

  “我有个朋友给我留了张公园的照片,他最近身体不太好,想让我再去那个公园帮他拍些东西。”陈歌朝着那条空出来的小路走去:“马上我就出来。”

  公园里到处都是大坑,地砖被翻开,值钱的古树被挖走,花园里也剩下了杂草。

  陈歌拿着照片,凭借着自己小时候的印象,在公园里穿行。

  他以前也来这个公园玩过,不过因为距离西郊太远,所以来的次数不多。

  兜兜转转,饶了一大圈,陈歌终于找到了照片中的那个地方。

  只不过喷泉里已经没有了水,布置在周围的灯具也被拆走,只留下一个个生锈的铁架子。

  杂草从地砖缝隙里长出,照片里买冰激凌和棉花糖的小店不见了踪影,放眼望去,唯一和照片上相同的就是喷泉旁边的长椅。

  “确实是同一个地方。”

  陈歌从喷泉旁边走过,环顾四周,最后坐在了那张公园长椅上:“这让我怎么找?”

  他盯着手中的照片,正看得入神,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请问,你认识方鱼吗?”

  陈歌扭头看去,他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很文静的女人。

  这女人年龄和陈歌差不多大,她皮肤很白,脸颊、脖颈、手臂上全部都是纹身,而且纹的只有两个字方鱼。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