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82章 背着神龛的怪物

  刚进入密林,还没走出多远,许音就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陈歌没有呼唤他的名字,但是他却自己出现,这说明他感知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对方能在他现身之前就杀掉陈歌。

  周围没有任何异常,但是几位红衣却都表现的很奇怪,似乎危险就隐藏在身边。

  树叶被风吹动,雨水顺着叶脉滑落,陈歌在密林中走了很久,他甚至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越往树林里去,温度就越低,四周慢慢变得安静。

  许音走在前面,鲜红的血混合在雨水当中,他拨开枯枝,面前出现了一条崎岖的小路。

  路的两边种着枯萎的花,路的尽头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座灰色的小屋。

  “小时候我带着自己做的布偶进来,你没有杀我,只是重伤了布偶。我这个人一向公平,今天我也不会杀你,会把你打到奄奄一息再收进漫画册里带走。”

  雨夜,几位红衣跟随在陈歌身边,众人无声前行。

  “这个地方似乎也不是谁都能够发现的,要不是有许音带路,我应该也没那么容易进来。”

  靠近那栋小屋,陈歌记忆中模糊的画面和现实吻合,曾经快要忘记的东西重新浮现在脑海当中,从未像现在这么清晰过。

  “小心一点。”

  自己差一点在这里被人杀死,所以陈歌现在非常慎重,他感觉自己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小院的篱笆被人推倒,上面长满了青苔,院子里摆放着很多空了的花盆。

  这些花盆也很有意思,所有花盆大小统一,刚好能放下一个成年人的头颅。

  除了花盆外,院子里还摆放着一些娱乐设施,有残缺的木马,生锈的跷跷板,断了一根绳子的秋千。

  “这地方似乎好久没有人过来了。”

  废弃了也好,说明再也没有小孩遇害。

  穿过泥泞的小路,陈歌推开了灰色小屋的门。

  一股淡淡的臭味从屋子里飘出,陈歌鼻尖微动,他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我曾在荔湾镇里闻到过这种臭味,很特别,形容不出来,没有尸臭浓烈,其中包含着一种阴寒,吸入之后感觉整个肺都在打颤。”

  使用阴瞳,陈歌朝屋子里看去。

  屋里大部分家具都被破坏,地上满是碎片和小孩被撕烂的衣服。

  “这个屋子最开始应该不是这样的。”

  陈歌看着一地狼藉,脑海里却出现了另外一个画面。

  同样是这个小屋,周围充满了孩子的笑声,墙壁上贴着浅蓝色和粉红色壁纸,桌子不高,摆满了玩具和好吃的。

  “住在这里的鬼离开了吗?”

  陈歌正要往屋里走,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

  “李队和颜队的号码我都有,应该不是警察,谁会在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按下接听键,手机那边传来了一个男孩清脆的声音。

  “陈歌,你什么时候接我回家……”

  “范郁?”陈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陈先生,是我,咱们刚才还见过面。”电话那边又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福利院那位工作人员打来的:“范郁,我先跟说几句话。”

  “你们那边有什么发现吗?”陈歌给福利院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对方能联系到自己他一点也不意外,只是不爱说话的范郁突然主动喊他的名字,让他意外之余,也有一丝开心。

  “重大发现,含江福利院改建之前的档案和治疗都被锁在了库房里,我们重点筛查了和方鱼有关的资料,发现他们班上少了一个孩子的信息。”

  “少了一个孩子的信息?”

  “对,就像是彻底被抹去了一样,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治疗统计人数永远少一个,合照上也有一个男生的脸是模糊的,就跟你让我看的那张照片一模一样!”福利院的工作人员给了陈歌很重要的提示:“我刚打电话问了当时在私立孤儿院工作的几位前辈,大家都对那个话唠男孩有印象,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但是所有人都记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

  “所有人都忘了他的模样?”

  “不仅是模样,还有名字、年龄等等。”

  “除了这个之外,你们还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我听一位前辈说,那个男孩小时候非常啰嗦,长大后慢慢变得正常,大家都以为他的病好了,其实不然。”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又说出了一个秘密:“他的病更加严重了,只不过他长大了,他明白大家不喜欢那样的他,所以他压抑了自己的本性。那位前辈亲眼看到,男孩会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不断自言自语,还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姑且算是日记吧,她曾经偷看过一次,那日记上密密麻麻全是字,很多语句也不通顺,根本不知道那孩子想要表达什么。”

  “那本日记还能找到吗?”

  “应该很悬,我再去打电话问一下,回聊。”

  福利院工作人员挂断了电话,陈歌站在小屋门口,看着和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小屋:“没有人能记住他的名字和长相,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所有人似乎都把他忘了,反而是记性最差的方鱼一直记着他,一直在找他。

  进入屋内,那股臭味变得更加浓烈。

  小屋一楼就是让孩子玩闹的,陈歌没有在这里有任何发现,他在许音的陪同下朝二楼走去。

  刚来到木质楼梯口,陈歌就捂住了口鼻,那种特殊而又浓烈的臭味就是从二楼传来的。

  “一起上去看看。”

  木质楼梯修建了很多年,踩在上面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好像随时都会塌掉一样。

  随着不断朝楼上走,陈歌发现木质台阶上渐渐开始出现字迹,就像是用带血的指甲一点点挖成的。

  “方鱼?”

  台阶上字迹越来越密集,当陈歌来到二楼的时候,他眼睛睁大,整个人都愣住了。

  小屋二楼的地板、墙壁、天花板,任何一处空隙都密密麻麻刻满了方鱼两个字。

  而就在此时此刻,距离陈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男人正趴在地上,用带血的手指一点点在地面上扣动。

  他全神贯注,跪倒在地,后背上还压着一个神龛。

  那神龛和虚拟未来乐园里的神龛外形一样,只不过神龛当中的泥塑头没有掉,也没有写陈歌的名字,而是写着方鱼两个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