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83章 特殊的能力

  “小心点,注意他背上的神龛。”

  在虚拟未来乐园里见过的神龛又一次出现,陈歌严重怀疑东郊可能还隐藏着更多的神龛。

  “红衣之上是凶神,立神龛也可以理解,可为什么每个神龛里都会放一个泥塑?”

  那泥塑应该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做工非常粗糙,就像是小孩随便捏的,勉强能看出一个人形。

  “神龛,泥塑,布置这些的到底是谁?他们似乎对小孩情有独钟,难道世界上真有专门吃小孩的鬼?”

  在陈歌思考的时候,跪伏在地的男人发现了他。

  刻名字的手停了下来,男人缓缓扭动头颅,露出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就像是一张白纸,除了苍白,一无所有。

  雨夜孤楼,在刻满人名的房间里,趴着一个背负神龛的无脸怪物,如果不是许音就站在身边,陈歌或许在男人抬头的瞬间就走了。

  空白的脸,看不到表情,无法猜测对方的内心,更无法预判对方的行为。

  那怪物没有耳朵,陈歌不知道自己说的话他能不能听到。

  那怪物也没有嘴巴,连最基本的交流都做不到。

  短暂停顿过后,跪伏在地上的怪物突然双手撑地,四肢爬动朝陈歌这边冲来。

  “许音!”

  其实不用陈歌开口,许音已经挡在了陈歌身前,他上半身前倾,手背上浮现出黑红色血管,单手按住了怪物的头颅。

  指尖如同刀锋般刺入怪物的脸,皮肤被割破,但是却没有血流出。

  一条条黑色的丝线从怪物脸部的伤口爬出,缠向许音苍白的手。

  “诅咒?”

  每一条细线上都刻着哀嚎的人脸,跟陈歌当初在荔湾镇和影子交手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白净如纸的脸颊下面藏着这么恶毒的诅咒,果然最邪恶的灵魂,往往隐藏在最纯净的外表下。”

  许音并不是很擅长对付诅咒,不过陈歌这里有针对诅咒的红衣,他从背包里取出红色高跟鞋,轻轻放在地上:“你似乎以诅咒为食,尝尝吧,看这个家伙合不合你的口味。”

  留下无头女鬼在身边,陈歌没给对方挣扎的机会,同时放出许音、红色高跟鞋和恶臭。

  三位红衣一起出手,无脸怪物瞬间被压制,无数鲜红的血丝像蛛网,又像是锋刃,将无脸怪物压在地上,他只要稍一乱动,身体就会四分五裂。

  不过怪物并非就此服软,他似乎没有自我意识,也感觉不到疼痛和悲伤,身体上伤口不断增多,但他依旧敢对三位红衣出手。

  “这家伙不是红衣,却意外的难缠,他好像被灌输了什么指令,必须要守护神龛。”陈歌跟鬼怪打交道的次数多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先别管他,把神龛取下来,注意不要破坏里面的泥塑。”

  当攻击对象从怪物变为神龛时,屋子里突然开始出现异常,房屋里那些刻在建筑当中的名字全部开始往外渗血,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整个二楼的墙壁和地面就被染红。

  空气那股臭味变得更加浓烈,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怪物剧烈挣扎起来。

  他主动去触碰红衣留下的血丝,在身体上割出一道道狰狞的伤口。

  无数黑色丝线从伤口中涌出,汇聚在一起,如同巨兽的舌头,想要将神龛包裹住。

  有四位红衣在,陈歌本以为稳操胜券,但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变得有些复杂了。

  数量恐怖的诅咒丝线全部围向红色高跟鞋,那个怪物身上的伤口越多,从他身体里冒出来的诅咒就越可怕。

  浑身缠满绷带的红色高跟鞋成为了怪物的主要攻击目标,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陈歌也不会在意。

  整个二楼的诅咒全部加起来只能阻拦红色高跟鞋,许音、恶臭和无头女鬼三位红衣都没有成为诅咒攻击的对象,还有三位红衣在,对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翻盘。

  红衣和厉鬼之间的差距,不是数量能够摊平的,就算是能够同时操控众多厉鬼的闫大年,也只能号称是红衣之下最强厉鬼。

  可是很快,陈歌察觉出不对。

  围攻无脸怪物的恶臭和许音状态有些奇怪,他自己身边的无头女鬼也有点不对劲了!

  血液的腥味越来越重,除红色高跟鞋之外的三位红衣不再掩饰身上恐怖的气息,他们开始将最血腥狰狞的一面展露了出来。

  “周围有危险?他们感知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陈歌拥有阴瞳、鬼耳和灵嗅,他很肯定四周并没有什么东西过来,只有他们几个在。

  “没有遇到危险,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在恐怖屋里呆的久了,这些红衣都会习惯性的隐藏自身气息,他们会下意识的不去回想那些痛苦和绝望,以一种全新的方式陪同在陈歌的身边。

  当然这个过程也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而是在陈歌一步步的引导和陪伴下,双方建立起的一种信任。

  但就在现在,那信任被什么东西遮盖,那最珍贵的东西好像被打碎了。

  后背传来刺骨的凉意,无头女鬼看向陈歌的视线变得迷茫,猩红和惨白两种颜色在她的眸子里交织。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影响着她,让她忘记了眼前的人是谁。

  如果此时此刻站在她身前的不是陈歌,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会怎么做?一个回想起了痛苦过去,被绝望充斥的灵魂会怎么做?

  答案不用多说,陈歌试着去和无头女鬼沟通,试图让对方保持清醒,但是效果很差。

  无头女鬼距离神龛和怪物比较远,受到的影响还不算大,但此时正准备从神龛中取出泥塑的许音和恶臭就不同了。

  他们的情况非常糟糕,猩红的外衣上浮现出狰狞的鬼脸,两位红衣都处在暴走的边缘。

  “这怪物的能力可以影响到红衣?”陈歌从未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就连黑色手机承认的红衣之下最强厉鬼闫大年,他的能力对红衣的影响也非常微弱。

  “三位红衣的神智出现了问题,他的能力可以影响红衣的神智?不对,看无头女鬼的情况,她望向我的眼神都变得有些陌生,感觉就像是忘记了和我之间的记忆一样!”

  陈歌觉得有些不妙,他心底浮现出了一个猜测:“这怪物的能力难道是淡化某些记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