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992章 陷阱,还是机会

  陈歌把能说的线索全部告诉了颜队和李政,两人听到说有人想要杀害陈歌,表情立马变得不同。

  他们知道陈歌不会用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陈歌既然说了有人想要杀他,那说明对方不仅真的想要杀了陈歌,而且还让陈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否则以陈歌的性格,不会在没有掌握具体线索的情况下就急匆匆跑来报案。

  又谈了一个小时,陈歌将能告诉警方的事情全盘托出。

  后来颜队还把市分局的刑侦画像专家叫了过来,根据陈歌的描述,将冥胎婴儿时期的脸给画了出来。

  拜托了警方之后,陈歌匆匆离开,又继续前往下一个地方。

  “贾明身边的孩子说不定也对应着一个神龛,他要比张忆更加了解影子和冥胎,等他落网以后,笼罩着冥胎的迷雾应该就能消散了。”

  打车前往医院,陈歌来到专门为晕厥昏迷创办的病区,里面有些病人经过治疗已经离开,不过他们空缺的床位总能被后来者补上,随着恐怖屋的大火,床位偶尔还会变得紧张,只能临时在过道上增添新的床位。

  提着沉甸甸的的背包,陈歌在护士的带领下停在了某个病房外面。

  虚拟未来乐园的员工福利还是很好的,他们乐园的高层为六名在自家鬼屋被吓昏迷的员工弄了一个单独的病房。

  敲门进入,警察、小玲和那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正在斗地主,三人看见陈歌进来,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那好不容易忘却的恐怖记忆再次浮现出来。

  不过和那些在陈歌鬼屋里昏迷的游客不同,这几位虚拟未来乐园的员工并不认为自己那天的恐怖遭遇和陈歌有关,他们只是觉得奇怪,大家都昏迷了,为什么偏偏就他还好好的。

  “我那天跟他们一起参观的鬼屋,有些内容涉及两个乐园之间的秘密……”陈歌还没说完,护士就比划了个手势,离开了。

  “陈歌,那天多有得罪,让你看笑话了。”警察觉得陈歌这人很靠谱,如果不是立场不同,他感觉大家甚至会成为朋友。

  “你们的鬼屋有问题。”陈歌表情严肃,他坐到三人旁边:“我在这里说的话,你们不要往外传。”

  “恩。”

  “我来这里只是想跟你们确定一件事。”陈歌目光扫过三人:“我们那天……是不是真的撞鬼了?”

  三位乐园员工都没有开口,只是表情很复杂。

  陈歌将背包扔到房间角落,又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放心,我不会录音、录像的,你们可以随便搜身,我来这里只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

  警察和小玲都看向那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小玲悄悄检查了一下房门,确定门关好以后才敢说话:“不光你觉得奇怪,我们心里也一直在犯怵。”

  “咱们那天遭遇的鬼怪,有很多都是程序里没有的,也就是说场景里确实存在某种本不属于那里的东西。”警察面带苦笑:“反正我以后是不会去鬼屋里帮忙了,非要我去的话,就只能辞职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真是因为那些老物件上依附着亡者的残念?就比如诅咒之屋的神龛?”陈歌在慢慢引导几人,他想要获取某些信息,但是无法说的太直白。

  “除此之外,我们也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我听人说,所有老物件都是一位姓江的经理弄进鬼屋的,江经理会不会早就知道了?”陈歌带着好奇问道::“这个江经理是什么来头?造那么大一个鬼屋需要投入很多钱,你们乐园高层怎么就同意了?”

  “江九本身就是乐园决策者之一,他还是乐园的股东,以前做过房地产,听说十年前还跟你们乐园的罗董事有过矛盾。”小玲重新坐到了病床上:“反正就是很厉害,我这样的小员工只能仰望。”

  “跟罗董有矛盾?”这一点是陈歌没有想到的,他现在感觉自己站在一张用数年时间编织成的蛛网里,他隐隐约约看到了真相,但与此同时捕食的蜘蛛也看到了他。

  “是啊,他们以前都是做房地产的,不知道为什么都看中了西郊的一块地,最后那块地被罗董事拿下。”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好像知道很多事情,她本身自带的那种气场也和普通员工不同。

  “是新世纪乐园那块地吗?”

  “恩,那块地当时看着很一般,但现在我不得不佩服大佬们的眼光。”

  “一般?”地面上陈歌知道很一般,但地下就不一定了,他留了个心眼,岔开了话题。

  “老一辈的恩怨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现在就想弄明白,江九故意把那些老物件塞进鬼屋,目的似乎并不单纯。”陈歌沉吟片刻:“我离开你们乐园后去查了很多资料,发现那个神龛并不是用来敬拜鬼神的,而是用来诅咒的。每个神龛当中都有一个泥塑,触碰的人都会被诅咒,这完全就是不把游客的性命当回事啊!”

  “应该是存在某些误会。”

  “那个神龛放着不管肯定会出事,你们亲身体验过失控的鬼屋有多恐怖,人命关天,我必须要跟你们鬼屋的负责人好好谈谈。”陈歌语气严肃:“你们能联系到江九吗?”

  这几个人只是员工,陈歌根本不指望能够通过他们联系到乐园高层江九,而是想要从他们身上打听出江铭的信息,然后在今天晚上就采取行动。

  这也是他没有让警方介入虚拟未来乐园的原因,诅咒之屋里的厉鬼看到过写有江铭名字的泥塑,说明江铭就是九个孩子之一,警方介入反而会打乱他的计划,让事情变得有些麻烦。

  “这江铭看着和我差不多大,影子分离出冥胎时,他可能已经十几岁了,而且我在乐园里和他见过面,感觉很正常、人缘很好,这样一个家伙为什么会被冥胎选中?会不会是冥胎故意设计的陷阱?”

  冥胎在江铭身上的概率不大,但陈歌还是准备等到晚上去亲自见一面。

  虚拟未来乐园的员工听说陈歌要联系江九,反应很奇怪,他们没有立刻拒绝陈歌,而是全部看向那个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

  “怎么?你能联系到江九?”

  “江九我联系不到,不过他干儿子江铭是我前男友。我们在一起三年半,后来因为一个很可笑的原因分手了。”留着黑色长发的女人属于那种女强人的性格,就算心里难过也不会表露出来。

  “很可笑的原因?”陈歌有些好奇。

  “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发现江铭家里有个四、五岁大的小孩,那小孩也叫江铭,我问他那孩子跟他什么关系,他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