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04章 给我一分钟(四更)

  屋子里很干净,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桌子、柜子的边角都用厚布包裹,茶几上能看到果盘,但是却没有摆放任何刀具和尖锐的物品。

  “高医生,快请进。”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女人将高医生和陈歌迎进了家门,她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保养的很好。

  “王欣的病情好点了吗?”

  “安.眠药和你开的两种抗抑.郁的药都在用,可效果很差。”女人苦笑一声:“病情没有太大的好转,反而是副作用有些明显,干呕、手抖、打冷颤,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筷子都没拿稳,夹的菜掉了一地。高医生,你说王欣,还能好吗?”

  “相信我,她一定会变好的。”

  “恩。”女人这时候才看到跟在后面的陈歌:“这位是?”

  “我叫陈歌。”陈歌不愿在门外耽误时间:“能让我见见你女儿吗?”

  “这……”女人扭头看了一眼高医生,似乎是在征求对方的意见。

  “我会陪他一起进去。”

  高医生点头后,女人才有些不情愿的放陈歌进来:“那孩子在卧室里,午饭就吃了一口,就又大哭了起来。”

  女人走到里屋一扇房门面前,轻轻敲击,半天没有回应,她扭动把手,将门推开了一条缝。

  没有说话,女人叹了口气,退到旁边。

  “我们进去。”高医生注视着陈歌:“千万不要刺激病人,你准备做任何事情前都要和我商量一下。”

  “好。”陈歌再三保证,这才和高医生一起进入了王欣的房间。

  地毯被加厚了,衣柜和桌子的棱角全被磨平,屋子里看不到任何尖锐的东西,窗户上也装了防盗网。

  屋内没有放床,只有两层厚厚的床垫摞在一起,所有装饰物都是纯色的,没有太多图案。

  高医生向旁边挪动身体,陈歌这时候才看到了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床垫上躺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她穿着宽松的圆领白色上衣,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短裤。

  皮肤很白,四肢无力摊开,给人的感觉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折断一般。

  发现有人进来,女孩慢慢从床垫上坐起,和陈歌想象的完全不同,她看起来很正常,只是有点不爱说话。

  “王欣,头还疼吗?”身材挺拔的高医生,温柔的蹲在床垫旁边,让自己的身体低于对方的视线。

  女孩摇了摇头,看了陈歌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

  “那能睡着了吗?”高医生继续询问,女孩这次的反应比较激烈,她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非常用力,当她手再拿开时,指缝间全是生生揪下来的黑色长发。

  “还是无法入睡啊。”站起身,高医生眉头紧皱:“两种药物都没有用?”

  “高医生,能让我和她说两句话吗?”

  “王欣现在情况还算稳定,有什么要说的就说。”

  陈歌走了过去,他学着高医生的样子蹲在女孩身前。

  女孩可能是把他也当成了医生,没有太抗拒,只是拉扯了一下袖子,将胳膊上的一条条红印给遮住,那好像是她自己抓出来的。

  眼前的这个女孩很脆弱,她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纸做的风筝,全靠着一条细细的线拴着,稍有不注意就会崩断,飞入乌云里,最后被风雨撕烂。

  “王欣。”陈歌从口袋里将那杆用透明胶带缠裹的圆珠笔拿出:“你的朋友一直有话想对你说,我把她带来了。”

  王欣看了那杆圆珠笔一眼,没有表现出太特别的情绪,她可能是想要努力微笑一下,来回应陈歌这个并不搞笑的冷笑话,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旁边的高医生和趴在门外偷听的女人也都一头雾水,实在想不明白陈歌在做什么。

  王欣没有反应,陈歌并不着急,他从书桌上拿出一张白纸放在床垫上,竖直握笔,摆出玩笔仙游戏的姿势。

  陈歌是背对高医生,面朝王欣的,他只张嘴没有发出声音,通过口型默念出笔仙游戏的前几句话。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

  嘴巴张合,王欣的注意力慢慢被陈歌吸引,她第一次将头完全扭过来,看着陈歌的嘴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疯狂挥动手臂,身体不断往墙角里挤。

  “你做了什么?!”门外的女人冲进来和高医生一起阻止了陈歌。

  “我在帮她打开心结。”陈歌小心护住手里的圆珠笔:“王欣身上发生过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那件事才是她的病因!给我一分钟,我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

  他态度坚决,护着笔趴在床边,在来之前他只是为了完成笔仙的任务,可真正看到了这个女孩痛苦的样子后,陈歌突然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要不就让他试一下。”僵持了片刻,高医生选择相信陈歌一次:“在我对王欣的治疗过程中,她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绪,或许这次真的有希望。”

  女人最终被高医生说服,他们愿意给陈歌三分钟的时间。

  两人走到了房门外面,陈歌起身将窗帘拉上,把门关严。

  “王欣,你的朋友一直有话要对你说。”他重新将笔悬停在白纸之上,口中默念。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

  在陈歌默念的时候,躲在墙角的女孩越来越害怕,如梦魇般纠缠了她几年的记忆又浮现在心头。

  陈歌狠心继续,没过多久,悬停在纸面上的笔突然自己动了一下,随后在白纸上写下了娟秀的字迹,这字和陈歌的字完全不同。

  “王欣,我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个玩笑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你一定很恨我?”

  看到白纸上的熟悉的字体,王欣呆住了,那一瞬间她感觉心都是空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绪。

  “我的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那天我只是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想要故意吓一吓你,套好了绳索后,但没想到椅子会突然滑倒。”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这只是卑劣自私的我,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对不起,王欣。我不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再被我影响,努力、快乐的生活下去。”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