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18章 他是个疯子(三更)

  “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不是太明白?”高医生被门楠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有些跟不上陈歌的节奏了。

  其实这也不怪高医生,黑色手机的提示只有陈歌自己知道,而整个试炼任务最关键的线索就是任务的名字三个人的房间。

  陈歌不会把有关黑色手机的任何东西透露给别人,所以他没有向高医生解释,独自走到了出租屋门口。

  门楠不断重复着同一个梦,而这个梦就是他记忆中最深刻的场景洗头。梦境本身不算是噩梦,门楠白天在乐园时自己也说了,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没有感到害怕,他是在男人越来越靠近后,才开始恐慌。

  如此来看的话,真正对门楠产生威胁的是那个男人。

  在门楠对梦境的描述里也提到了这一点,他在洗头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等到那个陌生男人过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敌意。那个陌生男人在他最后一次做的梦里走到了他身边,并且掐住了他的脖子,这是明显要害他。

  两者对比,更能发现出问题。屋子里的三个人,除去门楠外,另外两个,一个要保他,一个要害他。

  梦里洗头在周公解梦中预示着除尘洗秽,门楠的梦境很可能是在提示他,要他做出防范,危险正在慢慢逼近!

  在了解了门楠的过去后,陈歌觉得房间里保他的人,应该是他的母亲。

  他父亲常年不在家,母子两个相依为命,所以母亲绝对没有伤害他的理由。

  至于想要害他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公寓楼里303房间曾经的住户。

  第一次进入海明公寓的时候,陈歌发现楼道栏杆上系着红绳,还打着特殊的绳结,这是一种很传统的辟邪手段。从那个时候开始,陈歌觉得这公寓楼内可能真的有脏东西了。

  再结合进入门楠房间之前和301邋遢大叔的对话,以及黑色手机给的任务提示,陈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想要知道梦境里那个男人的身份,彻底帮助门楠解除后患,必须要进入303房间里看一看,况且这本身就是黑色手机的任务。”梦中害人,303房间里的脏东西肯定不是善类,很有可能和陈歌之前见到的镜中怪物一样。

  “又要面对那些怪物了。”人分善恶,鬼怪同样如此,对付这些脏东西,陈歌绝不会手软。

  “301的大叔说303死过人后,就再也没有房客入住,滞留在公寓楼内的脏东西很可能是那个死者化作的厉鬼。”陈歌见过的几类鬼怪当中,最低级的就是残念,这种东西没有太大的威力,只是一段残留的意志。比残念厉害一点的是小小,再强一些的是镜中怪物。他估摸着公寓楼内脏东西的实力,也就和镜中怪物差不多。

  “当初我一个人都不害怕,现在这么多人在一起,阳气旺盛,更不用畏惧鬼怪了。”陈歌走到门楠身边,问出了房东居住的房间后,打开304房间的门离开了。

  他避开楼道里的一大堆杂物,来到一楼,轻敲101房间的门。

  没过一会,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女人打开了门,她上下打量了陈歌一眼:“要租房?”

  “恩,我朋友住在304,我想把他旁边的303房租下来。”

  “303不租,换一个房间。”

  “那房间明明是空着的,为什么不能租?”陈歌顺势问道。

  “四楼还有空房间,如果你不愿意换,那就算了。”女人不给陈歌说话的机会,直接关上了房门。

  “是她本身脾气太差,还是我提到了一个禁忌,看来303真是大有问题。”公寓楼里死过人这样的事情,房东肯定不会细谈,陈歌换了目标,回到三楼敲开了301房间的门。

  电视机声音关小,那个身上散发着浓浓酒味的邋遢中年人打开了铁门:“怎么又是你?”

  “老哥,借一步说话。”陈歌从口袋里取出一百块钱塞了过去。

  中年男人抓着钱,看陈歌似乎顺眼了许多:“有什么事吗?”

  “我想知道关于303房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303啊?”中年人没敢在走廊上开口,朝陈歌招了下手,示意他进屋里说。

  狭窄的出租屋内各种东西扔了一地,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关上门后,中年人随手把电视音量放大,这才说道:“你小子挺会来事,就冲你这份心意,我也不能害你。赶紧带着你朋友走,这地方不是谁都能住进来的。”

  “什么意思?住在这公寓楼里还有忌讳?”

  “说起来还真跟旁边那个303房间有关。”中年人随便从桌子上抓起一瓶,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你知道原本住在那个房间的人叫什么吗?”

  “这我哪知道?”陈歌忍受着中年人一身的酒气,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喝多了在瞎扯。

  “那人叫王海明,这栋公寓楼就是他建的。”

  “可我看见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啊。”

  “那是他前妻。”中年人看了陈歌一眼,示意他不要再打断自己说话:“王海明挣了大钱,抛弃前妻和另外一个说不清来历的女人结婚了。没过几年,那女的卷走了王海明所有的钱不说,还把王海明送进了精神病院。最后还是他前妻看他可怜,把他接了出来,给他安排了房间,也就是303房。”

  “王海明进过精神病院?”听到这,陈歌想起了黑色手机上的提示他来自第三病栋。

  “是啊,不管王海明进去的时候是真疯还是假疯,反正从那里出来后,他确实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了。”

  “怎么个不一样?”陈歌很是好奇。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中年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王海明经常大半夜用头撞墙,感觉他脑袋里好像跑进了什么东西一样,撕心裂肺的惨叫,自己跟自己吵架。有时候碰的头破血流了也不停止,谁拦都不行,最后还要麻烦警察过来才能给他控制住。”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