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62章 许童

  直播间弹幕刷屏,陈歌带给水友们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他看了一眼平台的时段直播热度榜,秦广排第一位,自己刚开播的时候在九十六,结果现在直接杀到了第十九。

  这个榜单位于平台首页,含金量极高,能挤进前二十的,都是关注在四十万以上、自带粉丝群体的大主播。

  火箭般的飙升速度吸引了很多水友的注意,他们心里纳闷,一个关注连五万都不到的新人,怎么就跻进了一线主播的热度战场?

  老实讲,陈歌也不是太明白,他只是在本色出演,作为一个“无辜的受害者”,面对不法侵害,进行正当防卫而已。

  “看来各位水友也都是明眼人,在金钱的腐蚀下,像我这样认真做内容的正能量主播已经不多了。”

  检查了一遍手腕和胸口的摄像头,陈歌收起手机,回到疯女人身边。

  在他把独臂男人拖进洗衣室的时候,女人就抓狂了,用头撞击铁笼,拼命想要逃离。

  陈歌害怕她把脑袋撞破,抓起地上的破衣服垫在女人撞击的地方。

  “究竟目睹了什么场景,能把一个大活人吓成这样?”

  他眼睛扫过三个铁笼,老人趴在笼子里,用手臂挡住头,就像是鸵鸟一样,根本不敢往外看。

  三个人里老人被囚禁的时间最长,他见过的东西也最多。

  此时他一看到独臂男人,就遮住眼睛,显然是害怕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引火烧身。

  中间的年轻女人情绪激动异常,脑袋撞击铁笼,眼中的恐惧几乎要溢出。

  这两人的表现都能说得通,让陈歌警惕的是最后那个中年男人。

  他也在害怕,身体发抖,双手紧紧抓在一起,不管是神态还是表情都无可挑剔,要是换一个人过来,此时说不定早已放松了警惕,但陈歌不同。

  倒不是说陈歌有多敏锐的洞察力,他只是在来之前弄到了第三病栋的病人资料,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很可能就是当年住在五号房的许童。

  凶手都来自第三病栋,为何同样都是第三病栋的他偏偏成了受害者?

  基于这一点,陈歌才慢慢在中年男人身上找到了一些破绽。

  比如说他相对整洁的外貌,没有被剃过的头发,以及一直藏在衣服下面,直到陈歌拖着独臂男人进来,才因为过度紧张,不由自主握紧的双手。

  陈歌看的很清楚,中年男人左手上有一个极深的伤口,像是被人咬出来的,还在止不住的流血。

  “你手受伤了。”

  陈歌提着碎颅锤靠近最后一个铁笼,他刚进入第一病栋护士台时,发现铁笼上沾有油渍,后来他顺着油渍搜查,又在护士台外面的墙壁上,看到了一片混杂着油污和血斑印记。

  当时他以为那个血迹是笼中受害者留下的,但是他查看了老人的身体并没有发现太大的伤口,所以他推断,血污应该是带走老人的凶手留下的。

  油渍和血迹同时混杂在一起,最合理的推测应该是,老人当时抓住了墙皮,不愿意离开。

  凶手伸手想要掰开老人的手,结果被老人咬伤,所以墙壁上同一个位置才会留下血斑和油渍。

  刚才开门的时候,陈歌发现畸形脸和独臂男人的手臂都没有受伤。

  这样来看,如果大楼内没有其他人存在的话,那么带走老人的凶手几乎可以确定了。

  中年男人应该也是病院里的幕后凶手之一,他们发现有人出现在精神病院外围,为防止第一病栋的老人暴露,紧急将其转移到了第二病栋的洗衣间里。

  铁锤在脸前晃动,中年男人被陈歌看的发毛。

  “我不会伤害你,只希望你能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陈歌看着中年男人,对方还在装傻充愣,拒绝回答。

  “不说话是吗?”他将两个摄像机取下,放在远处,又专门遮住了摄像头。

  做完这一切后,他默默回身,抡起碎颅锤重重击打在铁笼锁头上。

  只一下,铁笼锁头附近就已经变形。

  “还是不说吗?”

  陈歌连续抡锤,将铁条硬生生砸弯,铁笼内的空间减少了四分之一。

  “你……想要问什么?”中年男人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铁锤,脸皮抽搐,这人怎么感觉病的比自己还严重!

  “我不会强人所难的,只是问一些很简单的问题。”陈歌看着扭曲的铁笼,放下了碎颅锤:“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人停顿了大概两秒钟,开口说道:“王海明。”

  “王海明?”听到这个名字,陈歌的就神经好像被针扎了一样,他心里掀起一道巨浪。

  这男的认识王海明?

  他应该只是随便开口报了个假名而已,但他绝不会想到陈歌认识这个人!

  “你撒谎。”不给中年男人第二次开口的机会,陈歌直接抡锤擦着他的身体,砸向铁笼。

  狰狞的锤头带起呼啸的风声,中年男人的头发都立了起来:“我叫熊青!青色的青!”

  陈歌懒的跟他废话,将碎颅锤一下一下砸在铁笼上。

  空间越来越狭窄,铁笼周围的铁条随时会崩断,中年男人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不是说不强人所难吗!”

  陈歌不听不闻,狂砸几分钟,锁头附近已经彻底变形,就算有钥匙也打不开了。

  想要将铁笼砸坏,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行,而陈歌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他双眼瞳孔慢慢缩小,一把抓住中年男人的腿:“我再问你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人摸不清楚陈歌的意图,他面露迟疑。

  一而再,再而三,身处危险的病栋当中,陈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将中年男人的小腿拽出,对准就是一锤。

  刺耳的惨叫声响起,对于这些把活人关进铁笼的疯子,陈歌没有太多同情,他提着碎颅锤走到中年人另一条腿旁边。

  在他扬起铁锤准备落下的时候,中年男人嘶喊着,往后挪动身体:“许童!我叫许童!”

  “果然是你。”陈歌停下动作:“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说完后,他蹲在铁笼旁边:“刚才我从你嘴里听到了王海明这个名字,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他曾经住过的病室在哪里?”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